亲爱的读者,不要忘记收藏大众文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当当当!”

    软玉如泥沼般的让人深陷,提利昂兰尼斯特把自己埋在床中,旁边是无数黑发与羊脂交织在一起的美景。

    听到哐哐的敲门声,提利昂咂咂嘴,不为所动的翻个身,试图继续用睡眠蒙混过去。

    “当当当!”

    但外面的敲门声却异常的执着,并且越来越大,似乎大有不把门砸开就不罢休的趋势。

    无奈,提利昂只能将自己从床上拔起来。

    “我的英雄……你要去哪……”

    就在提利昂起身的瞬间,旁边精美华丽的床被之下顿时便伸出好几只手,带着似有似无的力量抓向他,抓住他的胳膊,又或者揽住他的腰腹之处,不过看似留恋,但其实也没有多少力量,这一切都被把握的恰到好处。

    流莺们的惯用手段。

    “好了好了,姑娘们。”

    提利昂在嘴里嘟囔着。

    “你们的英雄来麻烦了。”

    “等着你们的英雄把麻烦解决掉,再来带你们……去征服世界!”

    但也一贯有效。

    提利昂将手伸进床被之下,狠狠一拍,也不知道拍到什么东西,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然后在一片的娇笑声中,他快速的蹦下床,然后简单的穿上了衣物。

    “当当当!”

    敲门声仍然锲而不舍。

    提利昂满脸的不耐烦,便披上华丽的长袍来到门前,但在拉开门的同时,脸上的表情已经由不耐转变为了笑容。

    笑容更容易收获到友谊,无论门后是谁。

    即使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

    “大人!”

    门后不是什么大人物,也不是士兵,而是一名金袍子城防军。

    虽然提利昂并不是城防军的直属领导者,管理金袍子的是谷莫,但作为国王之手,提利昂在君临本身的地位就很高,即使不是,也是金袍子们惹不起的大人物。

    “你的消息最好值得打扰我。”

    提利昂微微侧身,露出后方的美景,对着这名金袍子不怀好意的说道。

    见到只是一名金袍子,提利昂显然也放松了很多。

    虽然在君临几乎没有人比他的地位更高,唯一在他之上的,就只有女王丹妮莉丝,当然谷莫和开能也要比提利昂所作的位置更高一些,但两人都不会来这种地方,也很少和提利昂有直接联系。

    但凡事总有意外。

    或许那一天敲开大门的就不是士兵,而是女王本人呢……总要做好这种准备,虽然可能性几乎为零。

    “呃……”

    “不然这一笔账就要记到你的身上了。”

    这位倒霉的金袍子张张嘴。

    提利昂当然不会真的将账记到这家伙身上,毕竟凭借金袍子每月发的银币,根本不足以随便上这里潇洒。

    但被人从软软的大床上叫起来的提利昂也很不爽,总要让这家伙也提心吊胆一下。

    不出意外的,这位金袍子的脑门上渗出汗水,断断续续也急急忙忙的说道,“呃,谷莫大人让我告诉您……他回来了。”

    “你们共同的朋友。”

    “大人,这是谷莫大人的原话,是她让我尽快找到您得,我……”

    后面的话被提利昂一挥手打断了。

    “我知道了。”

    他不知道从哪里摸索出一枚金币,凭空抛给了这个幸运的金袍子,现在提利昂已经没有继续磨蹭的想法。

    凭借提利昂聪明的脑袋,谷莫传达的话仅仅只在他的脑海中思索了半秒钟,他便想到了谷莫所指的是谁。

    只有,也只能是……那个人。

    他回来了。

    不理会欣喜的金袍子,提利昂猛地将门重重关上,现在这样随意的衣着可不行……总要显得正式一些……

    提利昂兰尼斯特过得很不错。

    凭借着易嚣这条线,他幸运的提前一步抱上了丹妮莉丝的大腿,更因为可能是八爪蜘蛛瓦里斯唯一能够入眼的人,他又幸运的从君临血夜里活了下来。

    两次幸存,使得他成为了笑到最后的赢家。

    君临的贵族们几乎全灭,就连周围的一些小城镇中的贵族们都遭到狼人和吸血鬼的波及袭击,在丹妮莉丝收拢有生力量之后,家大业大的贵族几乎不剩下多少。

    当然,仅仅只是君临周边范围内的。

    深受信任的提利昂不仅仅是现在的国王之手,更是兰尼斯特家族仅存的继承人之一。

    与他那位已经回到凯岩城的哥哥詹姆兰尼斯特,算是兰尼斯特家族直系血脉中仅有的两个人了。

    无论是因为国王之手的身份,还是瘦死骆驼比马大的兰尼斯特家族,亦或者提利昂本身的智慧。

    在整个君临,都没有任何人敢于小窥他。

    即使需要他的声音永远都是从下方传来。

    丹妮莉丝在高台修好之后,基本上每天都待在高台上面,起初还有一些侍女和女仆,后来连她们都被赶了下来,毕竟人类很难适应高空上稀薄的空气与低温。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丹妮莉丝几乎已经不会离开高台进行议事,即使离开也是化作龙型,不知道飞到哪去。

    所以目前君临大大小小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提利昂一个人扛起来的。

    与其说他是国王之手,不如说是一个兼职国王。

    如果不是丹妮莉丝拥有的武力实在是太过强大,甚至都超出了这个世界大部分普通人能够想象的极限,有关于提利昂害死君临女王,然后自己试图成为国王的流言早就满天胡乱飞舞了。

    这种情况下,提利昂在君临的地位怎么可能不高。

    提利昂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他的父亲死了,姐姐死了,他讨厌的大部分人都死了,虽然他现在仍然需要仰视着与人进行交流,但却已经没有人敢俯视的回答他的问题。

    这很好,一切都很好,不是么。

    提利昂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要追求得了。

    而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将这个国度变得越来越繁荣,这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报答丹妮莉丝,也是提利昂本身想要看到的。

    似乎正在复苏的魔法,来自天外的古怪器械……这一切都很有趣。

    同样他也不会忘记这一切到底是怎么来的。

    这并不是属于他的,甚至不是丹妮莉丝创造的,而是……那个人。

    提利昂有时候觉得他真应该感谢自己的父亲,虽然那个家伙总是不喜欢他,总是喜欢对他冷嘲热讽,甚至并不承认有他这个儿子,还想杀死他。

    但他却将自己关进了那个地牢。

    如果不是那个地牢,如果不是那一场梦……提利昂就不会见到那个人,现在的一切也就都不会发生……或许这样说不准确,应该是一切都不存在了。

    异鬼会席卷一切,摧毁一切。

    提利昂亲身经历过它们的可怕。

    而这一切的改变都源于那场梦境,漆黑的阴影将他接引到了那座神秘的小岛,然后见到了那位同样神秘的巫师。

    然后一切开始了。

    就像现在,他又回来了……

    提利昂从衣柜中抓住几件华丽却又不失严肃的衣着。

    这里并不是他的家,但提利昂却已经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了,唯一的亲人已经回到了兰尼斯特的根基凯岩城,原本作为女王的瑟曦和泰温公爵也都死了,除了丹妮莉丝,他在君临甚至没有多少认识的人。

    他没有家,但同样,哪里也都是他的家,他就是自己的家。

    “我的英雄……你回来了。”

    不远处的大床上传来甜腻腻的声音,一晚上奋战至今,现在已经是临近下午了,提利昂恢复了精神,床上的这群金丝雀也都重新活跃起来。

    没有公事的时候提利昂就住在这里,不分昼夜的寻欢作乐对他来说是常有的事。

    床上传来嘻嘻闹闹的笑声,吵得让人心里发痒。

    但提利昂却不为所动,仍然皱着眉头,选着衣服。

    “你的英雄恐怕并不能继续陪你们了。”

    提利昂终于挑选好了一套,他站在有些浑浊,但辨识度已经很高的镜子面前开始仔细穿戴起来。

    “我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非常,非常重要。”

    他整了整衣领,然后将两个袖口对其。

    透过镜子他看到后方的女人们面露疑惑,于是便想了想,又说道。

    “比女王陛下还要重要。”

    后方的那群女人们显得有些惊讶。

    其中一个人躺在床上撑起半个身体,有些懒散而又好奇的问道,“比女王还重要,那是谁?”

    这个时候,提利昂也终于将最后一件礼服的装饰完美的调整好,整个人就像是准备盛装出行晚宴的贵族。

    当然,是缩小了一号的。

    满意的照照镜子,他取下一根胸针别在身前,然后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不会想知道的。”

    女人撇撇嘴。

    君临的发展很迅速,并不仅仅只是科技方面,开能与谷莫带来的东西除了科技外,还有着大量维斯特洛所不曾接触过的风格。

    比如说穿衣打扮。

    当然,这些东西不可能一下子跳到西装革履,但显然也从原本夸张,仿佛舞台剧般打扮的贵族服饰,开始向着一种蒸汽朋克的风格靠拢。

    传统的贵族服饰与流行元素结合……使得一切都带上了一股古怪的复古风。

    再次冲着女人们露出一个笑容,提利昂转身向外走去。

    希望能够顺利赶上,毕竟那家伙的时间观念和别人不一样,来去匆匆,甚至只停留很短暂的时间也有可能。

    上次对方来的时候,自己就扑了一个空,这次可不能错过了。

    想到这里,提利昂的脚步再次快了几分。

    “嗯?”

    正在向外走去的提利昂突然脚步微微一顿,因为他听到门外似乎再次传来某种窸窸窣窣的声音。

    外面有人?还是刚才那个金袍子没有走。

    但自己明明看到那家伙已经走了啊,提利昂回忆了一下,自己将金币抛过去之后那家伙的嘴就笑的再也无法合上,自己关门的瞬间,他也同样转身准备离去。

    金袍子都是一群懒货,提利昂才不相信他还会留在这里,而且凭借金袍子的脑子,恐怕也想不到留在这里可以得到更多打赏这件事。

    作为一个常年生活在君临的人,提利昂和君临的其他大部分人一样,都不怎么喜欢城防军金袍子。

    他们被金钱腐蚀的太严重了,一代比一代蠢,也一代比一代软弱。

    就算是换成了谷莫率领,提利昂同样不看好金袍子。

    但如果不是金袍子……那会是谁,或者说,那会是什么。

    君临**被重开,这种古老的职业什么时候都不会消亡,但客人却比易嚣少得多,毕竟贵族好了很多,没关系,总会重新热闹起来的。

    但三层靠近阳光这一侧的最大的房间,一直都是提利昂的专属领域,君临现有的贵族们几乎都知道这件事。

    就算是外来的贵族和商人,**负责人也会将他们引向其他的房间,甚至根本不会告诉他们三楼还会有通向这里的走廊。

    所以除非是像之前的金袍子,专门来向自己汇报事情,否则根本不会有人靠近。

    又有士兵来了?还是……

    提利昂的内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也算是生死经验丰富的他立刻就察觉到某种来自本能的危险。

    他的脚步微微一顿,察觉到靴子内侧藏有的匕首才恢复如常……但这柄短小的匕首却根本不会给他带来安全感。

    因为他又不是詹姆,即使被砍掉一只手,同样能够打败大部分人。

    提利昂脸色如常,然后缓缓向大门处靠拢,或许只是他想多了呢,或许的确又是士兵前来传达某个消息了呢。

    毕竟那个家伙的归来可是一件大事,无论是丹妮莉丝从高台下来,亦或者举行宴会什么的都不奇怪。

    可能只是他想多了。

    再次前进了几步,提利昂决定现行问一句,因为门外传来的窸窣声越来越清晰,提利昂可以肯定,有人站在门外。

    既没有敲门,也没有继续前进,似乎就等待在那里。

    “是谁在外……”

    提利昂一边平静的问道,一边继续跨出去一步。

    但也就在下一刻,提利昂整个人都僵住了,仿佛被瞬间冻结一样,僵立在原地,却再也无法动弹。

    只是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提利昂并不是无法移动,甚至被禁锢或者定身,因为他的全身都在发抖,非常细微,但仍然能够感觉到震动,与其说是被固定住……不如说是因为恐惧而寸步难行。

    同一时间,似乎门外的那个家伙也听到了提利昂的问题,然后愉快的给出了某种回应。

    “哈啊啊……”

    “哈呼……”

    那是一种模糊不清,仿佛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奇怪嗓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4 www.dztxt.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大众文学网 - 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电子书下载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大众文学网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