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读者,不要忘记收藏大众文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三百三十三章 变奏曲

    农家乐的时光很清闲,客人等了半个多小时才开始上菜。不过杨景行说味道不错,等得值得。

    刘苗果然开始成长懂事了,会给杨景行夹菜了,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明天也接我们吃早餐。”

    杨景行说周末就在家吃,而且下午还要陪萧舒,不过午饭后可以去划船。

    杨景行建议:“明天开始每天学习六个小时,上午、下午、晚上各两个。”

    夏雪答应,刘苗还是要抗议一下。

    吃完饭,刘苗不肯马上回家,要散步助消化。

    杨景行说:“回去了在三桥放你们下车,散步回家。”

    刘苗跺脚:“不,去坝上。”

    夏雪也说:“这里空气好。”

    杨景行无奈点头:“高考的都是公主。”

    两个姑娘笑。

    刘苗让夏雪上了前座,杨景行开了音乐。窗户都大开,空气是很好。和周围的县市比较起来,九纯的经济是落后了点,但是环境的优势现在已经开始体现出来,来晴映水库风景区旅游的人已经越来越多。

    车子在水坝边停下,刘苗下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然后就朝杨景行伸手:“脚崴了,背。”

    杨景行担心着急:“回去。”

    刘苗一瘸一拐但是敏捷地朝杨景行扑:“痛!”

    杨景行一把架住刘苗的手臂,批评:“大姑娘了,别闹。”

    刘苗挣扎开指路边的坡坎:“我跳下去!”

    杨景行嘿嘿:“雪雪扶着。”

    夏雪听话上前,刘苗就挽住了朋友的手拉去旁边:“不理他。”

    走了几步,刘苗问:“你给我们写歌没?”

    杨景行鄙视:“哪有自己问的?”

    刘苗说:“你还答应写钢琴曲的。”

    杨景行说:“四号给你们。”

    刘苗跺脚,夏雪也神采奕奕眼睛放光。

    杨景行说:“歌哪有这么容易写,最早明天晚上。”

    夏雪有点怀疑:“肯定写好了。”

    刘苗眼神锐利:“是不是?”

    杨景行摇头:“平时太忙了,假期给你们写。”

    夏雪理解:“知道你很忙,肯定学习工作重要,我们支持你。”

    刘苗还是不开心。

    杨景行苍白:“冷不冷?”

    夏雪摇头:“不,凉快。”

    气氛不太好地在水坝上散步了一个来回后,杨景行提议回家。刘苗求之不得,还把夏雪拉上了后座挤着。

    杨景行先从杂物盒的CD袋里翻出了一张CD放进播放机,选择曲目播放了再开车。

    轻柔的钢琴响起,一开始的主题有些模糊,有点欢快,也似忧伤。

    车子慢慢在下坡路上滑行,车内的音乐则随着主题的延展和结构的明确而形象生动起来。

    这是杨景行为刘苗和夏雪创造的一首钢琴曲,全曲几乎全用卡农形式,加上一些变奏。这也是一首结构很简单的曲子,卡农嘛,本来就复杂不到那里去。

    曲子只有两个声部,杨景行所用的变奏和对位手法也很简单,一连串不同度数的纯模仿,技术理论上而言比《升c小调奏鸣曲》差了若干个档次,简直可以说单纯。

    还好音乐不是为理论家而创作,不一定需要复杂,有时候简单的恰恰是最有力量的,只要这种单纯够完美。

    刘苗和夏雪不是专业的,她们只有一个标准:好不好听。

    钢琴曲美丽的主题只弹了一遍,之后就是一个变奏,然后就是卡农的开始,一开始是同度的……

    当然是两个姑娘都没听过的,她们可能是想用高雅的音乐来消解对杨景行不满,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播放器上。

    杨景行jǐng告:“先说好,不好听也别影响心情。”

    两个姑娘都没说话。是很好听的,虽然那种美丽的单纯她们无法用理论知识来剖析,但是她们肯定能感觉到。夏雪把下巴放在了副驾驶靠背上,刘苗脑袋凑近和朋友脸颊贴脸蛋。

    全曲一共只有主体的四次变奏,但是每次变奏都让人惊喜。每次变奏都有情感的微妙变化,加上jīng密的修饰和完善,每一次变奏似乎都变得更动听起来,而卡农格式带来的情绪积累也越来越纯洁。

    四分钟的曲子,两个姑娘一动不动地听完,也没说一句话。最后一个和弦宁静地结束后,两个姑娘还是挤着脑袋看着前面,似乎还没听完。

    杨景行看看,刘苗有些泪光闪闪的,他连忙解释:“别那么小气,是给你们的,一点耐心没有,以后几天再没礼物了。”

    夏雪呵呵笑:“谢谢。”

    刘苗却还威胁:“你以后要是敢对我们不好,我……我就撒泼!”

    杨景行劝:“别动不动就撒泼,你以为谁都像我们这么好欺负。”

    刘苗伤感地放狠话:“我只欺负你。”

    夏雪搂朋友,还笑:“我就知道不会忘,你真的没耐心……”

    刘苗气愤:“谁知道?他随便弄个什么糊弄我们。”

    杨景行说:“不是,回家了给你们。”

    夏雪说:“再放一遍。”

    尽管杨景行开得挺慢,但是再两遍也到他家楼下了。两个姑娘在车里等着继续欣赏音乐,杨景行飞奔上楼,应付着萧舒夏的责骂阻拦拿了准备好的两张CD再冲下楼,上车了给两个姑娘。

    夏雪小心撕开包装纸看封面,嘻嘻笑了:“《雪苗卡农变奏曲》,就是这个。”

    刘苗左右看了嘿嘿:“我的是《苗雪卡农变奏曲》,好恶心!”

    夏雪惊喜:“高考顺利变奏曲?是什么?”

    杨景行说:“这个你们回家听,不准打电话骂我。”

    刘苗等不及:“要听要听,你现在放。”

    杨景行说:“这张CD没有,要你们的。”

    夏雪递上自己的,杨景行开车了播放,是他吉他弹唱的,持有一句歌词:祝苗苗雪雪高考顺利……变着花样唱了一遍又一遍。

    刘苗评价得很对,确实恶心,哪有资格和那么好听的钢琴曲放在一张CD里。杨景行自己也听不下去,停止了播放。

    刘苗不急了:“我回去听。”

    夏雪果然是爱学习的:“我想听你分析一下钢琴的,就是音乐内涵的那种……”还不好意思地笑呢。

    面对外行,杨景行假装专家头头是道:“刚开始的时候,当当当……这个,我们一般叫出题,这个乐句就是代表你们两个大姑娘,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美丽的,有让人好奇的。后来的变奏,就是稍微变化一点,代表着你们是丰富的充满内涵的……”

    俩姑娘不觉得恶心了,夏雪点头:“变奏我懂。”

    刘苗高要求:“你边放边说,重头开始。”

    杨景行在夏雪家门口停车了还在继续解释:“这个变奏,我想表达的是一种自信而活泼的感觉,也是你们的一个方面……”

    夏雪连连点头:“是,我有这种感觉。”

    刘苗嘿嘿:“那是我在前面还是雪雪?”

    杨景行说:“这个不重要,你们都一样,前前后后。”

    夏雪夸奖:“我觉得太好听了,比真正的卡农还好听。”

    杨景行笑:“我这也不是假冒的。”

    夏雪不好意思:“我是说帕海贝尔的……又变了?”

    杨景行说:“这个是不是有点快,但是有没有一点悲伤?”

    夏雪点头:“有点。”

    刘苗坦白:“我没听出来。”

    杨景行说:“我是希望你们以后如果遇上什么伤心的事,要积极勇敢面对……”

    刘苗jǐng觉:“什么意思?”

    夏雪说:“人生中不可能没悲伤,不过听完了我觉得有一种宁静的感觉。”

    杨景行不好意思了:“这就是我的目的,雪雪太好了。”

    刘苗连哼数声:“我们伤心了,要你安慰。”

    等杨景行不要脸地剖析完了自己的大作后,已经是九点半了,两个姑娘都接过父母电话了,不能再耽搁了。

    夏雪准备车了,刘苗悔过:“害你没坐前面。”

    夏雪不客气:“明天我先坐。”

    刘苗高兴:“好。”然后自己上前。

    杨景行叮嘱:“好好休息。”

    车子又开动后,刘苗收好自己的CD,笑得开心:“给别人听过没?”

    杨景行摇头:“没有。”

    刘苗叮嘱:“以后也不准,这是我们的。”

    杨景行点头。

    刘苗强调:“陶萌也不准……只能我们给她听。”

    杨景行说:“别调皮。”

    刘苗问:“你给她写歌没?”

    杨景行点头。

    刘苗说:“我要听。”

    杨景行摇头:“不好听。”

    “肯定恶心。”刘苗哼哼,又开明:“你给她打电话,我听一下。”

    杨景行摇头。

    刘苗不欢喜加埋怨:“有什么了不起……一脸不高兴。”

    杨景行笑:“再由着你,以后要翻天了。”

    刘苗问:“假如我们考试的时候她生病了,你回不回去?重病!”

    杨景行威胁:“再说明天不出去了。”

    刘苗蹬脚娇哼:“你说!”

    杨景行沉默。

    刘苗撒泼地表情:“不逼你了……你回去,哼。”

    杨景行笑:“到家了早点休息,按时起床,好好看书……”

    刘苗吼:“别啰嗦了,让我考鸭蛋算了。”

    真要下车了,刘苗又勉强温柔起来:“你想不想吃圆子,我让我妈炸。”

    杨景行摇头:“现在一切为你们服务,你也别让他们担心,快回去。”

    刘苗点头:“我早点,我肯定努力考。这个学期我这么努力。”

    杨景行也点头:“我知道,所以才表扬。”

    刘苗嘿嘿:“这几天听你的话,我回去了。”

    回家后洗完澡出来,杨景行回齐清诺的未接电话。齐清诺说今天去学校看各位老师了,送去大家给自己的老师买的三号晚上的票。齐清诺就多出了一点,买了贺宏垂、龚晓玲和李迎珍的。可是去了才知道几位老师都已经自己准备好了,齐清诺只好把票给了几个关系好的,包括彭一伟。

    杨景行说:“谢谢了。”

    齐清诺哈哈:“我还说是你的意思呢。”

    杨景行说:“别让我惭愧。”

    齐清诺继续说:“买衣服来不及了,决定都穿那条裙子……”

    此外,柴丽甜的亲友团已经抵达浦海,父母在内五六个人呢,今天参观了乐团一会,大家都很高兴。邵芳洁的父母也会三号当天赶到,可想到时候三零六的亲友团肯定不少。

    杨景行问:“喻昕婷她们的票买好没?”

    齐清诺说:“甜甜帮忙在团里一起订的,应该给她们了吧。没打电话?”

    杨景行说:“没。书记会去吗?”

    齐清诺说:“去。今天团长问我了,我估计到时候主角不是我们。”

    杨景行说:“绝大部分人还是关注的你们……”

    聊了一会才准备挂电话,齐清诺想起来:“明天给她们看你的视频,都感动一下。”

    杨景行说:“别被吓到就行。”

    齐清诺笑:“我们俩是不是有点狼狈为激ān的感觉啊?”

    杨景行也笑:“别说这么难听。”

    齐清诺说:“那就是比翼双飞。”

    杨景行笑:“这个有压力。”

    齐清诺不罗嗦了:“就这样,早点睡,晚安。”

    十一点多,喻昕婷的短信来了:睡了吗?

    杨景行打电话过去,得知是喻昕婷推不掉嘉嘉父母的盛情,明天上午要作为辅导老师出席嘉嘉的钢琴比赛,现在居然紧张了。

    杨景行笑:“你自己上台多少次了。”

    喻昕婷着急:“要是嘉嘉得不了奖怎么办?”

    杨景行说:“得奖是次要,你知道自己用心教了就可以了。”

    喻昕婷有些惭愧:“也不是每次都百分百用心。”

    杨景行说:“没人能做到百分百用心,我当老师的时候也经常偷看漂亮女生。”

    喻昕婷嘿嘿笑。

    杨景行说:“早点休息,明天就算嘉嘉状态不好,起码她老师是最年轻漂亮的。”

    喻昕婷怀疑:“那不一定,好多小孩子的老师都是女学生。”

    杨景行说:“不一定的几率很小。”

    喻昕婷嘻嘻:“最好嘉嘉能得奖,可能我也有奖金。”

    杨景行有信心:“我徒孙,肯定不会差。”

    喻昕婷说:“嘉嘉爸爸打电话的时候还问你了,你今天干什么了?”

    杨景行说:“看爷爷nǎinǎi,陪朋友吃饭。别啰嗦了,快睡觉。”

    喻昕婷嗯:“好,我挂了,拜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4 www.dztxt.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大众文学网 - 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电子书下载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大众文学网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