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读者,不要忘记收藏大众文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三百三十四章 水平

    星期六早上,杨景行终于略表孝心,和父母一起吃早餐。杨程义是没假期可言的,吃完东西后夸奖着老婆难得一露的手艺离开,杨景行则帮母亲收拾碗筷。

    杨景行还抽空给喻昕婷打个电话,关心嘉嘉比赛的事。嘉嘉父母似乎很感激,让女儿和杨老师说话表决定不紧张。

    萧舒夏穿上了儿子给自己买的衣服,虽然没她自己jīng挑细选的那么合身,但是也很喜欢,可是又懊恼没在家给杨景行准备几身够艺术家的行头。今天是没办法了,只能威逼杨景行四号再回来的时候一定要把礼服带上,到时候去参加杨程义生意伙伴的女儿的婚礼。

    有点赶地去接萧舒夏的好姐妹,杨景行也是认识,称为耿阿姨,其实才三十岁出头。这位耿阿姨和萧舒夏是一路人,她丈夫也是生意人,在九纯有修车店,五金店,家电卖场……宾馆就有两家。

    时代不一样了,如今的城市和乡下已经没什么价值观的大差距,耿阿姨一上车就凭风格猜出了萧舒夏新衣服的牌子,然后加大力夸奖起杨景行的孝心来。

    耿阿姨的儿子刚上小学,皮鞋背带裤地打扮得跟旧社会的小公子一样,难怪萧舒夏会嫌弃杨景行呢。

    杨景行上午的任务就是帮忙鉴定小儿子的钢琴老师到底怎么样。

    耿阿姨说:“几百块钱是小事,就怕教得不过关,以后改都改不过来了。”

    杨景行说:“敢开这个价的就应该不错,说不定比我高端。”

    耿阿姨也但愿如此,说这个老师看资历是很专业的,毕业于曲杭音乐学院附属的钢琴学校,也教出了不少获奖学生,只要在他那学个几年的,都拿上等级证了。

    萧舒夏又教儿子做人道理,说就算老师不太好,他也不能太直白,最好是秘密行事,毕竟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

    小地方就是好,从东头跑到西头也还不需要十分钟。看上课的教室是蛮不错的,干净宽敞,四台国产立式琴整齐摆放,墙上贴着大师们的肖像和励志语录。

    男老师三十几岁,戴一副保守的眼镜,讲话斯文儒雅的样子。不过对于能包下四台琴让一个学生学的主顾,他还是得热烈欢迎。

    耿阿姨介绍:“我朋友和她儿子,没事就也来玩玩。”

    老师说看不出萧舒夏的儿子会这么大了。

    萧舒夏笑得谦虚:“他会弹钢琴,来学习。”

    老师点头:“欢迎欢迎。”

    老师给客人们准备了茶水后就开始给学生上课了,小儿子才学琴两三个月,弹的还是童谣,不过看得出手指比较灵活,弹得也比较顺,家长听着应该觉得高兴。老师挺尽职的,那里要快一点,那里要慢一点,都讲得耐心仔细。

    萧舒夏和耿阿姨的注意力大多在杨景行身上,看眼神是要他给点专业评价。不过这也太难为杨景行了,虽说一招一式见功夫,但是要从一个小节几个音符的童谣旋律教学上去评价一个钢琴老师,实在是太不靠谱。

    杨景行小声问耿阿姨:“您期望涵涵学到什么程度?”

    耿阿姨为难了一下笑:“期望……学成你那样就最好了,可以出国。”

    钢琴老师的耳朵看来不错,闻言就瞟了杨景行一眼。

    杨景行笑:“出国的方法那么多,靠弹琴比偷渡还难。”

    耿阿姨现实一点:“学得越好越好。”

    杨景行笑:“不准备学我没出息当职业吧?”

    耿阿姨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暂时没打算……以后像你去大城市,别被当成乡下暴发户瞧不起,多点女孩子喜欢,嘿嘿嘿……”

    杨景行就说:“我是不行了,只能看涵涵的了……老师教得挺好。”

    萧舒夏肯定是觉得儿子对自己朋友不负责了,轻微jǐng告:“多听会,这么点时间……”

    继续听吧,老师让学生弹完两遍童谣后就开始教哈农指法了,可能也是让杨景行见识一下他的本事。教得也没错,一些基础指法的基本要点都讲到了。

    杨景行又对等着听点评的人说:“都教得对。”

    可耿阿姨却越来越不放心的样子,犹豫一阵后问杨景行:“要不,听卢老师自己弹弹看?”

    别人可听着呢,杨景行只好说:“自己弹和教其实是两回事,弹得好不一定能教好。”

    萧舒夏有生活哲理:“自己有两把刷子,当师傅就差不到那里去。”

    家长就不好意思地对已经有心理准备的老师说:“卢老师,麻烦你弹个什么,最好弹一点的。”

    老师理解的表情点头:“我就弹个土耳其进行曲吧。”

    耿阿姨也知道:“这个难。”

    杨景行点头:“很难。”

    老师在琴前坐下后酝酿了一会就开始,看得出他是很认真在对待。弹得也不错,背谱而且没有疏于练习的痕迹,水准有资格在这小县城开培训班教孩子们入门了,但是距离考浦音本科还有较大差距。

    看杨景行听得认真,萧舒夏和耿阿姨也作出欣赏的样子。

    一曲结束,杨景行鼓掌几下:“弹得好。”

    几个人都鼓掌呢,老师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这曲子好久没碰了,没弹好。”

    杨景行对耿阿姨说:“涵涵好好跟着老师学,我觉得能有老师一半水准,吸引女孩子就应该没问题了。”

    几人哈哈笑,萧舒夏可能是觉得儿子在自夸,眼神很是怪罪。

    耿阿姨直截了当:“比你呢?”

    杨景行说:“我教的话,肯定没卢老师教得好。”

    萧舒夏鼓励:“给耿阿姨弹一首,她一直想听呢。”

    杨景行摇头:“有时间去家里,老师上课呢。”

    老师也热情:“别客气,来试试,肯定是高水平。”

    杨景行摇头,求母亲:“走吧,别耽误涵涵上课。”

    萧舒夏很严厉:“你弹一个!”

    卢老师邀请:“来,试试看,肯定不错的,见识一下。”

    杨景行站起来,走到琴边,伸出左手,弹了一串降B大调的快速琶音,然后收回手跟母亲汇报:“弹完了。”

    简直是瞎搞,萧舒夏很是气愤:“你干什么……在老师面前出丑!”

    杨景行嘿嘿笑,对老师说:“打扰了,你继续教……我觉得顺带教点乐理可能比较好。”

    老师看看杨景行的脸,再看看他的手,点点头。

    耿阿姨也不藏着掖着了,对老师介绍:“杨景行,浦海音乐学院的,刚回来。了不起,和国外大乐团合作过!”

    卢老师再看看杨景行,点点头,笑一下。

    杨景行说:“我还是学生,你是老师。”

    卢老师保持着那点干笑,继续点头:“别谦虚。”

    杨景行拉母亲的手说:“走吧。耿阿姨,您在这?还是我们送你?”

    耿阿姨说去做做脸,然后交待一下儿子好好学,中午了请杨景行哥哥和萧阿姨吃午饭。

    几个人正出门的时候,老师突然想起来了,大声问:“浦音?一中没有考浦音的!”

    杨景行解释:“我在外地读的高中。”

    老师又点点头:“这样,难怪。”

    耿阿姨想起来:“你应该知道啊,他还个名字叫四零二……”

    杨景行连耿阿姨也推:“别说了,丢人。”

    上车后,萧舒夏就质问杨景行为什么不听话,并且知子莫若母:“你觉得降你档次了?给耿阿姨弹你还不愿意?”

    杨景行说:“我好好弹,别人觉得我是砸场子的,不好好弹,对不起老师更对不起你……耿阿姨,老师其实教得不错。涵涵现在学的就跟小学算术一样,不一定要博士硕士来教,只要能教好就行。”

    耿阿姨觉得有道理:“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他是不是看出来了?有点不自然。”

    萧舒夏哈哈笑:“又不是傻子……拿钱办事还不让验收啊!”

    还没送到,杨景行电话响,是王蕊打来的,她声音不正常:“请问是杨先森吗?”

    杨景行说:“王小姐什么事?”

    王蕊先嘿嘿,然后说:“我想你了。”

    杨景行说:“我在陪我妈。”

    本来挺安静的电话里猛然一阵鸡飞狗跳的女人叫嚣娇笑,好一阵后难得有了一个冷静点的声音:“小声点,他妈听见了!”是何沛媛。

    杨景行也有笑意:“没事,你们说。”

    王蕊正常了一点,但是还在笑:“老大给我们看视频了。”

    杨景行问:“那一部?团队的还是个人的?”

    又乱起来,最后齐清诺不得不大声平定:“这种低级当也上你们就没救了。”

    柴丽甜也聪明:“如果真的有,就不会这么问。”

    女生们又谴责,但是也有宽容的,比如刘思蔓:“怪叔叔心情不错啊。”

    王蕊气:“本来有点感动想谢谢你的……”

    “怪叔叔,谢谢你。”是于菲菲当了一回带头的。

    高翩翩蔡菲旋这几个女生都表示了,但是也有郭菱这样不知好歹的:“谢个屁,明显偏心老大。”

    杨景行说:“不用谢,就这样,我明天中午到。”

    王蕊温柔:“小心开车。”

    齐清诺叫:“别抢我台词!”

    杨景行挂了电话。

    萧舒夏要打听啊,杨景行只说是同学。耿阿姨也关心起杨景行的感情话题来,他更不愿意回答。

    萧舒夏也不脸红:“他这点像他爸爸,低调。”

    耿阿姨认真赞同:“有点这种感觉。”

    杨景行说:“我们是没资本高调不起来,不像我妈。”

    萧舒夏打骂过后都有点伤心了:“你以为我真的像你爸爸说的,就是几个最好的朋友我才说说你,是别人关心你问起你!”

    耿阿姨劝杨景行:“你妈不是炫耀,她是为你骄傲,发自内心的,一点都不做作……不像有些人,儿子在外面找个万八千块的工作也要到处讲,其实现在万把块钱算什么,就够吃喝!”

    这下萧舒夏找到共同语言了:“你说张老胖?她是有点。”

    ……杨景行终于得了清净。

    美容院的老板娘也是萧舒夏的好朋友,杨景行被母亲拉进去接受关心。还不止一个,那些美容技师一排一排地把杨景行当什么大人物了。

    杨景行很快逃脱,在车里沉思着等了一个多小时后,萧舒夏两人才容光满面地出来,得又去接耿阿姨的小儿子。

    卢老师对杨景行热情了一点,问他是那个教授的学生,却也对李迎珍的大名不是很久仰。又问杨景行回来干什么的,杨景行就说是休假。

    卢老师很谦虚:“有时间来玩,我请教一下。”

    杨景行不敢。

    耿阿姨本想做东去九纯最贵的地方,但是杨景行说没时间了,恨不得吃快餐。萧舒夏也难得顺着儿子的意思,说简单吃吃就好。

    刚到酒楼坐下,喻昕婷的电话就打来了:“你猜!”

    杨景行站起来去一边讲:“你得最漂亮老师奖了?”

    “不是!”喻昕婷很高兴:“嘉嘉是一等奖,不过有三个一等奖。”

    杨景行说:“小孩子本来就应该鼓励,不过还是很厉害,老师辛苦了。”

    喻昕婷说:“八岁以下的总共才十六个人,有三个一等奖,五个二等奖,八个三等奖,哈哈!”

    杨景行说:“要表扬主办方。嘉嘉呢?”

    喻昕婷说:“我出来了,你等一下。”

    杨景行说:“不用,你帮我祝贺她。学生得奖了,老师也要加油了。”

    喻昕婷用力:“嗯!真高兴,这下轻松了。”

    杨景行说:“不能松懈,要继续加油。学生教好了,是很有成就感的。”

    喻昕婷笑得更得意了:“真的!嘉嘉还说谢谢我了,有几百人呢,起码五百以上!”

    杨景行惋惜:“用力高兴吧,师祖也很高兴。”

    喻昕婷有点不信:“真的?”

    杨景行说:“当然。你们还没吃饭吧?我正要吃。”

    喻昕婷哦:“那你吃吧,我进去了,拜拜。”

    过了一会,电话又打来了,喻昕婷说:“嘉嘉要和你说话。”

    杨景行等着:“喂……嘉嘉,嘉嘉好厉害啊,一等奖,恭喜嘉嘉,以后要继续跟喻老师好好学。”

    嘉嘉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嗯……谢谢杨老师……爸爸妈妈也谢谢你。”

    杨景行问:“你谢谢爸爸妈妈了吗?”萧舒夏在一旁简直有点瞠目结舌。

    嘉嘉就说:“我谢谢爸爸妈妈。”

    杨景行听着嘉嘉父母的笑声,说:“嘉嘉饿不饿……饿了就去吃午饭……”

    挂了电话,还不能继续吃,萧舒夏审问杨景行什么时候和嘉嘉一家这么熟了,她怎么一点情况也不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4 www.dztxt.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大众文学网 - 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电子书下载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大众文学网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