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读者,不要忘记收藏大众文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三百八十九章 珍藏

    夜已深,明天又是新的一周,灯火零星的小区里已经很安静()。无弹窗 更新快杨景行面对电脑坐在租住房子的客厅里,大开着阳台的门,吹着似有若无的自然风。他此时的神sè比弹《悲怆》时还严肃,手指一直放在键盘上酝酿,好一会后才敲下去。

    杨景行:哈哈,废话,我也喜欢你们,所以才希望你做出正确的选择()。不光光是学业,还有亲情,友情,爱情。

    夏雪:你说,爱情我们要怎么选择?

    刘苗:我说的喜欢是爱!爱!爱!你懂不懂?

    电话响了,刘苗打来的,杨景行不接,打字:就在这说吧,别打电话,我脸皮可以厚点。

    刘苗:你接!

    刘苗:你接!

    刘苗:今天我要说清楚!

    杨景行就接听了,可电话哪有很安静,刘苗没有叫嚷,只有敲键盘的声音。

    杨景行说话:“喂,喂……”

    刘苗失望地说:“我们是真心的。”然后就挂了。

    杨景行继续打字:苗苗,雪雪,你们真的是大姑娘了,没想到我在你们心目中还有这么高的地位,哈哈哈,得意。

    杨景行:你们在策划什么?

    杨景行:苗苗,雪雪?

    刘苗:别那么亲密,男朋友才这么叫!

    夏雪:我还是要问,如果我们是一个人,你会选择我们吗?

    夏雪:我不想留下遗憾。

    刘苗:看在这么多年的份上,你认真回答我们,就是最好的礼物。

    夏雪:就算你喜欢苗苗,我也想听真心话()。

    刘苗:呸呸呸,喜欢你!

    杨景行:那好,我说,但是你们不准笑话我,还要保密。

    刘苗:快说。

    杨景行:我坦白从宽,我很多次地把你们和我的爱情联想到一起过。可是爱情的产生和发展,是要准备恋爱的双方一起来决定和执行的,不然的话就不是爱情。你们也应该曾经为那个男生心动过,但那不是爱情。

    夏雪:爱情没产生,不等于爱没发生。

    刘苗:你早说呀!你怎么想的?

    杨景行:我透漏给你们,男人见到漂亮女人就会幻想。你们这么漂亮,我又那么熟悉,当然想象得更多。

    杨景行:雪雪说的也对,但是爱这个东西太复杂了,爱和爱情也不能划等号。我特别虚荣你们能把我放进你们的爱情想象空间里,但是这也不是爱情。

    杨景行:爱没有错,但是如果不负责任地开始爱情就不对了。我很庆幸,我虽然异想天开了很多次,但是没有对你们犯错。因为我们之间的友情,肯定会比爱情美好。

    杨景行:怎么了?被恶心到了?

    刘苗:你是说我们只能做朋友?

    夏雪: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友情会比爱情美好?

    杨景行:因为爱情会破坏我们的友情,不是我亵渎爱情,但是爱情却是比友情复杂多了。

    杨景行:就算你们是一个姑娘,这个姑娘有苗苗的漂亮的鸭蛋脸,有雪雪的美丽动人的眼睛,有苗苗可爱的嘴巴,有雪雪迷人的酒窝,有苗苗的率xìng果敢,又有雪雪的温柔知xìng……天呐,我不敢想了()。

    刘苗:没人跟你开玩笑,说正经的。

    夏雪:呵呵。

    杨景行:就算这样,如果我们从小就认识,一起走过十多年,我还是会选择和这个完美的姑娘做朋友。因为爱情会有伤害有痛苦,我没信心避免,但是友情我就更有信心一些。可能就像别人说的,我们已经像亲人了。

    刘苗:如果我们非你不嫁呢。

    杨景行:虽然这种假设不可能,但是也能说明一点爱情会带来的恶果。

    夏雪:你这么害怕爱情,为什么还要交女朋友?

    杨景行:我不害怕,而且渴望爱情,我也希望你们以后有幸福的爱情。

    刘苗:可是我们喜欢你。

    杨景行:哪有两个好姑娘喜欢一个人的?好吧,我承认我魅力大,喜欢就喜欢吧。

    刘苗:我是说真的,你再这样我就闹了,让他们都知道!

    杨景行:雪雪,苗苗,我能不能求你们一件事?

    夏雪:嗯。

    刘苗:要看是什么事!

    杨景行:你们能不能把这份喜欢给我,让我永远珍藏?

    杨景行:想这么久?是不是根本没有?

    刘苗:你是不是雪雪说的意思?我们不可能了?

    杨景行:这下你们放心了吧,我不会破坏你们的友谊了()。

    杨景行:选相机吧,是不是就要我家里那种?

    夏雪:那你以后还是我们的行哥哥吗?

    杨景行:哈哈,当然是。这个比男朋友高级多了。

    夏雪:你明天还要上课吧?你休息吧。

    杨景行:把相机选好就睡,反正这时候了。

    刘苗:西瓜要你的相机!我恨你!

    杨景行:雪雪,你决定,苗苗肯定不会说你眼光不好。

    夏雪:我还想问你一件事,你喜欢过我们中的一个吗?

    杨景行:两个我都喜欢,以前喜欢,现在喜欢,以后也喜欢。

    夏雪:我明白了。相机的事以后再说吧,太晚了,对不起,耽误你了。

    杨景行:苗苗,我把雪雪也得罪了。

    夏雪:呵呵,没有,我们也准备睡了。

    杨景行:那好,我下线了。苗苗,晚安。

    夏雪:晚安,拜拜。

    杨景行:学校的事和家里好好商量,我的建议是北大。

    夏雪:我会慎重考虑的。

    一个小时后,杨景行还在看着作曲软件发呆,电话又响了,还是刘苗打来的()。

    杨景行开口就是责怪:“还没睡。”

    刘苗哭问:“你睡了!?”哭得有些放肆,不过听声音应该是捂在被子里的。

    杨景行关心:“哭什么?”

    刘苗气得哭诉:“你失恋不哭?你没良心,当然不哭……我恨你。”语气并不是那么恶毒。

    杨景行就也温柔:“你这也叫失恋,小题大做。”

    刘苗恶狠狠咬牙哼了一声:“我恨你!雪雪还要不说不说……这么伤心不让你知道,你逍遥自在,我亏大了!”

    杨景行没良心:“找借口哭一下也好,宣泄放松,以后就是新生活了。”

    刘苗变本加厉,还真哭出气势来了。

    杨景行听了一分钟左右后才劝:“感觉好点没?”

    刘苗斥责:“没有……雪雪肯定比我还伤心。”

    杨景行说:“这样就伤心,真谈恋爱一定要好好选个从一而终的男生,不然到时候要哭出问题来。”

    刘苗有气节:“谈鸡毛!辛辛苦苦熬了这么多年,我那么拼命背书背书……还是没熬出头……我恨你!”

    杨景行说:“恨也给我,我珍藏。”

    刘苗哇哇:“你想得美!失恋你要不要?给你,你明天就拿去用。”

    杨景行劝:“别动不动就失恋,还没交男朋友,别人听了笑话你()。”

    刘苗更伤心了:“我都要死了,心都碎了,还不是失恋!”

    杨景行居然笑:“好吧,想要什么安慰?衣服,还是化妆品?大学用得上。”

    刘苗骂:“滚!以后一根鸡毛都不要你的了。我真的好伤心,你知不知道?”

    杨景行说:“别这么没骨气,不就是一个男人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以后你会认识更多更好的,慢慢选,气死杨鸡毛。”

    刘苗在哭里夹杂了两声哈哈:“我就要气死你,我找个又丑又穷又傻的,明天就去找!”

    杨景行还得意了:“我就说爱情不是好东西吧,你才一点点喜欢我都这样……”

    刘苗提醒:“那你就不能不让我伤心……我们可以分开谈,和我一个月,和雪雪一个月,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地换也行。”

    杨景行批评了:“不准说傻话,马上大学生了。新时代的姑娘,要有品位有修养,更重要是自尊自爱。”

    刘苗气愤:“你才分手几个月?哪个女人又缠上你了,她怎么不自尊?我们等了多少年了,希望都落空了!”

    杨景行笑:“你的人生的道路,我只不过是条走不通的小岔路,你回去走大路就好了,一片开阔。”

    刘苗问:“那现在这个女人,是你的什么路?”

    杨景行说:“我希望是大路。”

    刘苗气愤:“我们是小路?”

    杨景行说:“不是,你们是我友谊的大路()。”

    刘苗问:“那是我们重要还是她重要?”

    杨景行说:“这个不能比……”

    刘苗简单点:“我们都掉河里,你先救谁?”说完想起来继续哭。

    杨景行说:“如果是她问我这个问题,我也不会回答。”

    刘苗哼:“那就是她重要。”

    杨景行求情:“别闹了,好好睡一觉,明天和雪雪好好高兴庆祝,最好去学校看看老师。”

    刘苗不屑:“要你说……我哭死了,怎么办?”

    杨景行说:“快睡,明天还是漂漂亮亮的。”

    刘苗问:“你还给不给雪雪打?”

    杨景行说:“不打了。”

    刘苗问:“那你有什么话说没?哼,我当传话的了。”

    杨景行说:“你们都一样,好好享受假期,不过也别忘记准备迎接大学生活。你陪不陪雪雪去平京?”

    刘苗又哭出气势:“我很你!不说了,挂了!”

    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去。

    六月二十五号,新的一周开始,早上就阳光灿烂,天气很好。浦音还有两个星期就要放暑假了,这周会有许多小活动,学期汇演汇报什么的。还有安馨,决赛时间两天,星期二下午成绩就能出来了。

    比较重要的是七月一号的毕业典礼,年晴虽然不会和朋友们天各一方,但是这个仪式还是挺重要的()。而且还有三零六和四零二的联谊会,这两个名号在浦音已经不太需要打广告了,齐清诺的意思是要好好办。

    不过杨景行的重点不得不放在宏星公司,所以七点半就出家门了,给齐清诺打电话。

    齐清诺正在家吃早餐,笑:“他们都在,不叫你了。”

    杨景行求情:“那也别吓我……帮我问好。”

    齐清诺哈哈:“我男朋友跟你们问好。”

    詹华雨的声音:“一早起来就没正经。”

    齐清诺说:“真的是我男朋友,昨天新交的,回来晚没告诉你们。”

    齐达维问:“谁?”

    齐清诺还卖关子:“你们猜,谁配得上我。”

    杨景行连忙提醒:“肯定猜不到我。”

    齐清诺咯咯乐:“要审问我了,等会打给你。”

    二十分钟后,杨景行还没到宏星,齐清诺的电话就打来了:“总算逃出来了,有惊无险。”

    杨景行诉苦:“我刚刚一路惊险,心惊肉跳。”

    齐清诺乐:“我们俩挺般配啊,我妈吃惊得半天没讲出话来。”

    杨景行问:“你爸呢?”

    齐清诺说:“他叫你晚上去酒吧,准备涨辈分了。”

    杨景行问:“要不要带见面礼?”

    齐清诺笑:“暂时不用()。老公。”

    杨景行答应:“嗯,老婆。”

    齐清诺问:“想我没?”

    杨景行说:“时间宝贵别说废话。”

    齐清诺咯咯,问正经的:“九纯的事怎么了?”

    杨景行说:“没怎么样,肯定要选好学校嘛。”

    齐清诺说:“我两三点才睡着。”

    杨景行说:“以后不准了,我老婆起黑眼圈了就怪你。”

    齐清诺呵呵:“你吃没?”

    ……

    杨景行到公司了才挂电话,两人讨论出来的唯一结论是他以后得戴上蓝牙耳机开车。

    前台许兰欣依然热情地和杨景行打招呼,并额外说明:“庞惜还没到。”

    杨景行笑:“你早。”

    回到办公室,杨景行电话又响,接听才知道是詹华雨打来的,詹华雨挺温和:“小杨,到公司没?”

    杨景行还真改口了:“刚刚到,阿姨。”

    詹华雨问:“有时间说几句话吗?”

    杨景行说:“您说,我听着的。”

    詹华雨呵呵一下:“早上才听齐清诺说你们的事,我也有时间没见到你了,就打个电话。”

    杨景行说:“谢谢您,其实应该我打,但是我还没想好()。”

    詹华雨问:“什么没想好?”

    杨景行说:“不好意思,没想好怎么跟您和叔叔说。”

    詹华雨呵呵笑:“这有什么不好意思,很正常的,不要有思想包袱,只要你们都认真对待彼此,不要儿戏。”

    杨景行答应:“嗯,谢谢您关心。”

    詹华雨说:“我也是关心诺诺,你们两个人……就客观条件,是有弊有利,希望你们好好发挥有利的一面,避免有弊的一面,一起经营好一段好的感情。”

    杨景行高兴:“有您支持,我就有信心得多了。”

    詹华雨提醒:“没我的支持你也要一样,好好对诺诺。”

    杨景行答应:“嗯,我会尽量做好。”

    詹华雨又说:“不是尽量,要尽心,对不对?”

    杨景行笑:“您说得对。”

    詹华雨说:“我也不是干涉你们,就算你和别的女孩子交朋友,我是长辈,又认识你的父母,我也会提醒你。”

    杨景行再说:“谢谢您。”

    詹华雨说:“不客气。公司里最近顺利吧?”

    ……

    (求月票。)

    >vid/<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4 www.dztxt.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大众文学网 - 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电子书下载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大众文学网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