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读者,不要忘记收藏大众文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四百四十八章 第三方

    大家正很有格调地沉浸在琴歌声中呢,那边的濮玮幸突然跳起来,指着舞台,用要超过杨景行的声音对身边的人喊:“就这个感觉,就是这个,太合适了!”

    可没什么人呼应,濮玮幸就只好自己给自己鼓气一样手舞足蹈一下。

    客人们也对濮玮幸的离奇表现出稳定情绪,距离舞台近的观众,在杨景行视线经过的时候给他一个大拇指,像是表扬他没有在这么多大人物面前怯场。

    顺利收尾后,杨景行动作比比听众们更快,在客人们还在观察大哥们的反应时,在掌声势不可挡之前,在琴弦似乎还没停止震动时,就紧跟着对话筒大声说:“每次唱歌的时候,我最留意冉姐,看她的表情,我刚才的表现应该不是很差。”

    大家都看冉姐,也是笑吟吟呢。

    杨景行继续:“冉姐比我唱得好,比盼盼唱得好是理所当然的,可今天这么多最好的歌手和音乐人都漏了一手,我觉得冉姐也不会差。”

    别说冉姐了,好多人都吓了一跳。冉姐惊呆的样子,那样子充分说明杨景行现在的表现差劲之极。

    不过还好,明星那边传来豪爽的笑声,齐达维和詹华雨还轻松的样子,于是大家也都放松一下。

    杨景行还没说完呢:“今天我们有机会在这里领略这么顶尖音乐人的风采,是缘分,但是我觉得这缘分要谢谢冉姐,谢谢她一直以来在辉煌酒吧认真为我们唱歌,辛辛苦苦唱了流行吼摇滚、还要来爵士、r&b,这首歌苦情,下首歌就要欢乐派……掌声献给冉姐。”

    杨景行带头鼓掌,其他人悉数整齐跟上,不管是李丹阳还是门外的服务员,不管是詹华雨还是年晴,那么正常热烈。

    当然,冉姐例外,她此刻只能无助地尝试着朝付飞蓉身后躲,可是眼角的泪光依然明显。

    带领大家鼓掌了一会,杨景行又神经起来:“大家公认正升大哥们的票房号召力是亚洲无敌的,我现在觉得我的号召力也不差呀,再次谢谢冉姐并道歉,利用你了。”

    一片笑声夹杂着掌声,冉姐也笑了一下,抹了一下眼角。

    杨景行下台,冉姐虽然双眼闪光,但已经尽量恢复老油条神采,威胁:“调皮,小心丈母娘批评你!”

    欢迎杨景行回桌的笑容中,齐清诺是最平静的:“我选好了。”

    杨景行看,纸上用点单的圆珠笔画了一句话——或者,像一切普及文化,经过时间冲洗,会进入殿堂,成为古董式的“精英文化”。

    濮玮幸却不急这个,尽量凑过上身来跟杨景行强调:“这首歌好,真的好!”

    杨景行笑:“谢谢玮幸哥。”

    濮玮幸哈哈得满足:“我们不论年龄,讲水平,别叫哥了。”

    李丹阳给杨景行递稿子:“快看,水平高责任大。”

    看了杨景行好一会的林正升终于转向甘凯呈问:“你们培养多久了?”

    甘凯呈摇摇头,又得意起来:“我贡献大吧?”

    林正升点头:“有前途有前途,台湾没有……跟丹阳哥去台湾发展。”

    杨景行越来越不会讲话:“我在宏星是经理,去台湾打杂还不一定能干好。”

    齐达维批评:“太贬低宏星了,我也是宏星出来的!”

    张彦豪拍着齐达维哈哈乐,再拍杨景行:“别得罪大哥!”

    李丹阳说:“音乐没国界,何况一条窄窄海峡……女朋友已经去台湾了。”

    杨景行笑:“她们比我厉害。”问年晴:“选好没?”

    年晴摇头,程瑶瑶和安卓在商量……

    照平时,辉煌这时候要准备打烊了,可看刚刚被杨景行刺激了一下的客人们,似乎都摆出了明星不走坚决不退场的架势。而音乐人们现在都不顾及粉丝了,一个个接着酒劲斗志昂扬要搞创作。

    詹华雨叫了冉姐过来嘀咕一阵,然后冉姐就上台,不过没唱歌:“时间不早了,明天大家还要上班,还要去看演唱会……大哥们现在正在抓紧时间创作,说不定明天晚上,去看演唱会的朋友就能听到由这么多人齐心协力完成的新歌,相信一定非常好听,所以我建议大家早点回去休息,也给大哥们一个好的环境来创作,好不好?”

    濮玮幸立刻在这边呼应:“谢谢,今天十分感谢大家……”

    章弘维更绝:“再见,明天见……”

    齐达维就没那么高姿态,略显歉意的神情给所有人,但不说话。

    这分明是逐客令啊,于是有客人开始离开,但没有什么有怨气,临走前还留下祝福和敬意。当然,也还有不为所动的,还继续叫酒。袁皓楠那一桌就已经消费不少了,红酒都两瓶了,袁皓楠那红彤彤的脸蛋比两个朋友都严重。

    音乐人们还在继续选词,齐清诺和李丹阳都拿着纸笔在写,收集大家的选择。杨景行已经盯着翻版盒带这一段看了好久,才画出了几个关键词。

    濮玮幸看着看着,又指向杨景行对甘凯呈旧话重提:“可以用他这首歌的感觉。”难怪流行音乐没落呢,估计濮玮幸的公司也会在收歌广告中**裸地写上“参考某某歌曲”,要“某某歌曲的感觉”。

    齐清诺马上不给男朋友面子:“小家子气,配不上这么大场面。”

    杨景行和李丹阳都连连点头,李丹阳看着杨景行笑。

    甘凯呈说:“要么狂放,或者温情,不能折中。”

    安卓建议:“用霑叔的词,狂放一些可能效果好。”

    濮玮幸抖动手中打印纸无奈地笑:“这不狂放啊!”

    李丹阳随便读:“千红万紫缤纷灿烂各自精彩,翻山涉水义不容辞同舟共济……”夺过齐清诺的纸了再读:“……九彩纷陈,百味同存,变得复杂异常,令人眼花瞭乱……”

    林正升有些遗憾:“大师的精妙,到我没这里都成了俗言俗语。”

    大家却乐,并不被打击地继续。而因为李丹阳表现出的忘我投入,大家就默契地“组词”这艰巨重任交给了他。李丹阳也不谦虚,带领着大哥小弟们忙得不亦乐乎。齐清诺受李丹阳重视,几乎当起了副手。

    可感觉上,这么多专业音乐人合力的效率并不是多高。而且都已经快凌晨一点了,几位大哥们拖着年近半百的身体和血液里还在增加的酒精,难免让人着急。

    林正升就已经开始打哈欠了,拿起酒吧又放下,问:“davy,coffee,有吗?”还是英式发音。

    齐达维并不自卑:“只有速溶的。”

    林正升惊喜:“正合我意,太浓不好。”

    程瑶瑶举手:“我也要一杯。”

    濮玮幸品位不同:“茶肯定有,绿茶……你们觉不觉得我们在同时做两件特别特别有难度的事?”

    章弘维点头:“不服老。”

    濮玮幸呵呵摇头:“不是,我们每个人,风格迥异,怎么磨合融合呀?啊?”

    林正升倒不是很着急:“交给丹阳,他……广大!”做着夸张的手势。

    甘凯呈认真建议:“我们找一个完全中立的第三方,第五方,每人写两句,叫他连接头尾。”

    “也好,照谱填词。”李丹阳点着头看了一圈:“安卓老弟?”

    安卓惊笑:“折煞我也。”

    甘凯呈又整杨景行:“你来,你最没风格,自己说的。”

    杨景行点头:“我是没风格,但有自知之明。”

    濮玮幸怂恿:“试试,尽力而为……不然,我以后就叫老甘……牛皮甘,哈哈哈……”

    李丹阳拍杨景行:“就你了!来,一人一段,都来。”

    濮玮幸问:“谁主题动机啊?”

    甘凯呈说:“这你就别担心了,他自己选。我什么都吹,就不吹牛!”

    林正升朝天花板伸手,顺便伸懒腰:“拿把吉他来。”

    付飞蓉这次起身很快,让冉姐来不及反应。

    濮玮幸很谦虚又豪放:“我就来个过渡句吧,哼哼哼,等等等……”

    林正升开始仰头思考……

    付飞蓉把木吉他拿来后,被李丹阳抢先接了过去。可在大家的关注中,李丹阳却是先弹了几个和弦,感觉了一下气势,然后就把吉他递过去给林正升。

    一不小心,琴箱撞倒了酒瓶,不过除了付飞蓉和服务员,也没人在意。

    李丹阳接着就在纸上画五线谱,画了两条细密的五线谱后就开始画蝌蚪,一气呵成的样子,上下加线、延音和休止也有。不过他的手稿看起来很纤细,不像其音乐风格。

    程瑶瑶严谨迫不及待地开始哼唱感觉了,不过她也算专业的,没哼错音程。只是感觉上,李丹阳这十几个音符稍显平淡无奇了。无非就是a自然小调的级进式上行感觉,现有的十个音程跨度让程瑶瑶不算吃力。

    濮玮幸很欣赏的样子:“这个当桥段用。”

    写好了又看了看,李丹阳吧纸递给杨景行:“先交给你了。”

    年晴还真是想看杨景行出糗,那么迅速地去吧台把杨景行的电脑拿来了。

    杨景行也不废话太多,在林正升抱着吉他悠哉乐哉放飞思绪的时候打开电脑,熟练地新建作曲,轻快地敲入李丹阳的贡献。

    林正升虽然不是个调式调性音乐人,但是他显然知道李丹阳的风格,摆弄着吉他问:“什么key?”

    齐清诺回答。

    让这些顶尖创作人没人写一两个乐句还真不是什么难事,林正升在几个音上迂回了一阵后就决定了:“这样……”

    杨景行记录下林正升弹的旋律,果然是风格与依旧,情绪比林正升的明显得多了,感性成熟之上的豪迈。

    紧接着是甘凯呈,他根本不用吉他,而且是写了一排数字教给杨景行,太偷懒。

    濮玮幸摇头晃脑好久了,连章弘维都被赶鸭子上架地献出了两个分解和弦,他还在品茶。

    杨景行就问张彦豪:“老板,技痒吗?”

    张彦豪哈哈一笑,摆手。

    杨景行再看安卓:“安卓哥……瑶瑶姐?”都被不同方式神情推辞。

    齐达维提前严肃回答:“不要问我。”

    杨景行就去找他女儿:“你呢?”

    齐清诺看着电脑上一堆杂乱,稍显犹豫。

    李丹阳鼓励:“要一点年轻血液!”

    齐清诺笑笑:“那我呼应一下丹阳大哥……”说罢移动电脑到自己面前,比较慎重地敲下一段真是和李丹阳比较呼应的句子。

    杨景行又挑衅年晴:“你不来,千载难逢。”

    年晴完全不怯场:“给你机会。”

    甘凯呈提醒杨景行:“快点做事,时间不等人。”

    杨景行就开始盯着电脑看,半天憋出一句:“好大压力。”

    张彦豪笑:“放松,就当在你自己办公室。”

    甘凯呈似乎也有点担心了:“你去旁边,我们不看你……玮幸,你快点。”

    濮玮幸直起腰来:“有了有了……”

    想了这么久,濮玮幸的旋律果然够前卫够新鲜。

    李丹阳又不让杨景行起身离开:“就这,一起来。”

    一群人以杨景行中心围住了盯着屏幕看,杨景行居然敢拒绝李丹阳递上的吉他,双手在大腿了搓了一下后就开始在键盘上郑重其事了。

    新建的一张乐谱上,第一行音符敲下去,李丹阳抱着吉他就弹出来,是从濮玮幸的贡献中截取的前面一小段再发展。也不知道杨景行准备拿后面的怎么办,难道弃之不用?

    李丹阳弹了两遍,点头:“切分节奏不错。”

    敲第二行的时候,杨景行胆怯了:“弘维哥,我把你的稍微改一下。”

    章弘维也喝着茶了,很是欢喜:“最好不用。”

    第二行再敲出来一半,李丹阳坐正了继续弹,又表扬鼓励:“反复好,不错。”

    第三行和第四行,杨景行是一气呵成的,连延音和休止的分量都不带犹豫思考的。

    李丹阳伸手制止:“等等……”因为用的他的。看了好一会,李丹阳再弹一弹,看样子是没在音乐学院苦修视唱。

    严谨地照着乐谱弹了一遍后,李丹阳思考了一下点点头:“就这样吧。”其实只改动了他的一个级进音程。

    等杨景行再按照林正升的构思完成一个桥段,李丹阳弹都不弹了,拍了一下手,对大家笑:“大脑够快!”

    林正升喝着第二杯咖啡,悠闲地起身过来看,濮玮幸也凑过来,让程瑶瑶和年晴不得不放弃电脑屏幕。

    还在坚持着的十几个客人看着vip区的一堆人都挤在一起了,就有些焦躁不安起来,似乎是很默契地派出了一个先头部队大胆过来探探情况。

    张彦豪当起了保安,拦住来人:“急什么,再喝一杯?我请。”

    不过赵古几人没被阻拦,他们实在是得不得了,但是过来了也距离很远地看着。

    吉他现在已经转到章弘维手里,弹得不亦乐乎。李丹阳已经盯着手中的零散歌词对谱子,哼哼嗷嗷。

    甘凯呈还是坐在最外沿的,看了一下腕表提醒杨景行:“你不行啊,马上十分钟了!”

    濮玮幸安抚:“副歌了……”又着急:“没得用了啊!”

    杨景行果然盯着屏幕停住了,李丹阳连忙半起身不停压双手,小声:“安静……”然后只让自己一个人提醒杨景行:“想一想……自己想,不一定要用我们的。”

    杨景行个还是重新看了一下那些零散得天南海北的大哥旋律,在很理想的安静中看了半分钟左右,再来到融合发展区继续。

    站着的章弘维几乎是单脚着地方便看清屏幕,杨景行敲出一个音符他弹一个,不过杨景行敲得比他弹得顺畅。

    李丹阳反应更快,而且唱得好多了:“时代面貌九彩缤纷……崇拜偶像只是第一阶段……就这两句。”

    章弘维不听,自己看谱子,边看边弹,然后就是熟练地弹唱。巨星就是不一样,唱两句歌词也要兼顾一下可以忽略不计的听众,并投以笑容。不过他确实比李丹阳唱得准确一些,值得炫耀。

    李丹阳不干了:“安静点ok?明天够你唱。”因为杨景行的副歌还没写完……

    甘凯呈也放下寂寞的酒杯过来了,不客气地挤进去看电脑。

    再过了比较安静的几分钟,在一群外围人的望穿秋水中,那堆大明星里终于传来程瑶瑶可爱的欢呼:“完成了!?”

    已经抓住甘凯呈肩膀好一会的濮玮幸开始按摩:“不是牛皮,哈哈,不是。”几乎把甘凯呈压趴下。

    冉姐这些人松了一口气,开始用一些谦虚的欣喜换下之前的紧张。赵古和刘才敬相视无言,甚至忘记谢谢詹华雨准备的饮料。

    林正升和李丹阳还在看谱子,李丹阳深邃的样子,林正升认真起来就有点呆滞。

    杨景行左右看了感叹:“抄歌果然轻松。”

    李丹阳抱过电脑看起来,顺便瞟一眼杨景行,审视的样子:“写过多少歌了?”

    杨景行笑:“对不住我老板,少得可怜。”

    张彦豪终于能发言了:“你还知道,哈哈哈……”

    安卓还是客气,拿杯子对杨景行:“辛苦了,脑力劳动,喝一杯。”

    终于舍得退居二线的齐清诺看了看年晴,笑一笑,虽然短暂,但上跳幅度很大。年晴翻了个白眼,十分鄙视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4 www.dztxt.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大众文学网 - 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电子书下载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大众文学网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