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读者,不要忘记收藏大众文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五百一十一章 新鲜

    星期三上午,戴清给杨景行打来电话,说她经过了一晚的深思熟虑,觉得杨景行的想法是“出奇制胜”的,决定就那么干。

    杨景行感谢了歌手的肯定,说自己会加班加点在这个星期之内弄出大概来,也不麻烦戴清再往公司跑了,有事电话联系就行。

    今天的编曲会是杨景行和郝胜峰沈奕博三个人一起开的,杨景行已经能和两个资深编曲平起平坐了,郝胜峰愿意看看杨景行成果并发表意见,沈奕博也乐意听杨景行对自己套路的看法。

    下午,杨景行又去见甘凯呈,给他看自己为戴清准备的东西。

    甘凯呈盯着旋律看了一会后笑:“要露两手了?”

    杨景行说:“我来求你帮忙,昨天跟周经理吹牛了……”

    听了杨景行的吹牛经过,甘凯呈嘿嘿笑起来,笑得杨景行怕怕的了他才好奇:“怎么了?受什么刺激了?”

    杨景行摇头:“不想浪费时间,我很忙的。”

    甘凯呈又嘿嘿,再看看谱子:“这就不浪费时间?先说好,我是不会去教的。”

    杨景行鄙夷:“你当姑父的,这点忙不肯帮?”

    甘凯呈瞪眼:“说得轻松,出这么大个难题了就扔给我。”

    杨景行装可怜:“算我求你,马上开学,真的没时间。”

    甘凯呈有些犹疑:“求我……怎么谢我?”

    杨景行说:“都行,对了,顺便也把词填了。”

    甘凯呈拍案而起:“我很贵的,比你贵得多!”

    杨景行笑:“不是我出钱,吓不到我。”

    两人估摸了一下,以戴清的水准,要把这首钢琴弹唱歌曲演绎到能够录音的程度,声乐得半个月,钢琴估计稍微好一点……当然了,就策划部的意思来看,到时候需要呈现给观众的是戴清的随性而为,不需要那么精益求精。

    杨景行回办公室不到一个小时,四点半左右,庞惜又在外面起立欢迎甘经理了。

    甘凯呈拿着杨景行的那几张谱子抖动着显摆,词填好了,修改痕迹很少。杨景行接过看了看,感叹:“你赚钱真容易。”

    甘凯呈叫屈:“配合你的品味。”

    杨景行嘀咕:“早知道我自己把这钱挣了。”

    甘凯呈哈哈鄙夷:“想得简单……”

    看看甘凯呈的大作,第一句歌词就是:苹果香蕉西瓜蜜桃榴莲还有猕猴桃,酸的软的甜的香的臭的吃了才知道……

    还好编辑部经理没敢过分徇私舞弊,大半首神经病一样的歌词后又升华点缀了一下:爱情的味道苦了腻了,或者蜜了迷了,我们伤了痛了恨了好了还是有点痒,早上的太阳亮晃晃好孤单晚上的月亮皎洁照星星……

    对了,歌名是:跳进去坐井观天才美丽。

    虽然文字内容惨不忍睹,但是甘凯呈对词曲搭配却注意了,真是配合了杨景行,可杨景行却后悔了:“我跟周经理说一下,这个办法行不通。”

    甘凯呈却对自己的智慧结晶迫不及待:“来来来……叫老常来开门!”他还嫌弃键盘了。

    甘经理一声吼,庞惜吓得慌张张去录音部,很快叫来了常一鸣和钟英文。师徒俩都明显兴奋,常一鸣边开大录音室的门边期待:“又有耳福了?”

    杨景行好心:“你们最好逃远一点,甘经理要献声了。”

    甘凯呈边进一步熟悉谱子边清嗓子呢,钟英文凑过去看了看,估计没看出头绪。

    杨景行坐到钢琴前准备着了,甘凯呈则坐在旁边,手肘搁在琴键旁边,弯着腰垂着脑袋继续看谱子,台风十分糟糕。

    常一鸣站在甘凯呈旁边,也看谱子,挺认真的样子。钟英文和庞惜同级别,靠后站着静观其变。

    看了一小会后,甘凯呈对杨景行抬抬手指:“来呀……”

    杨景行就开始,钢琴前奏听起来就挺奇怪,旋律和节拍都不像一首流行歌曲的伴奏,用戴清的话说,有明显的古典味道,叫入门的听,也会发觉爵士的元素。

    前奏比较长,像是完整的一小段,大概半分钟,这半分钟的时间,钟英文和庞惜都没什么表情。比起当时对《一张照片》的反应,钟英文肯定是很失望了。常一鸣听得认真,还点点头。

    前奏之后没什么停顿,钢琴开始另一段旋律和弦,甘凯呈也开腔了:“苹果香蕉西瓜蜜桃……”

    为了不被大三角琴淹没,甘凯呈使了力气,音量开得挺大。才几个水果,就让庞惜撇嘴一笑,但很快绷住了。

    这一首看不到什么流行元素的歌曲,流行歌曲惯用的级进模进手法几乎不存在,更别说什么同音反复了。诸如属和弦支撑主和弦这种标准做法,杨景行也几乎没用,不管是歌曲旋律还是钢琴伴奏。

    甘凯呈唱到一半,钟英文的肢体动作都没协调好,因为歌曲的节奏律动根本没有明显规律。乐句于语句之间也看不出对称,更别说重复。旋律行进时快时慢时轻时重,小节跟和弦之间的默契几乎看不到。

    唱一半之后,又是一段钢琴间奏。钟英文的眼睛终于亮了一点,在前面的的承托下,间奏在力度上的突然加强有了点流行的风采,而且明显是从前奏进化而来。间奏从演奏手法上也不够流行,谱子上就看得出密集且复杂,这点钟英文也能欣赏到。

    后半段歌曲,虽然和前半段差不多,但是甘凯呈唱得更卖力,身体个表情的动作幅度也大起来,似乎弹钢琴的是他。但是常一鸣没笑主管经理那公鸭嗓的做作,看样子还听出感觉来了。

    歌曲结尾有了点熟悉感,在和前半段不一样的突然短暂激烈后,甘凯呈和杨景行又都立刻表现出娓娓动人,属于常见的手法了。

    最后一个音符落定慢慢消失,常一鸣鼓掌,不热烈但是真诚的样子,钟英文和庞惜都呼应他的节奏。

    常一鸣还对甘凯呈笑:“宝刀未老。”确实,拿到谱子一个小时,填完词后能第一遍开口就把这首歌曲唱到这个水平,太超越流行乐坛的要求了。

    钟英文感叹:“甘经理终于又写歌了。”

    甘凯呈哈哈:“四零二的歌,词是我的。”

    钟英文惊讶起来:“啊……不好意思。”

    杨景行对甘凯呈兴奋炫耀:“我有你的水平了。”

    钟英文明显尴尬了:“不是不是,有点像……”确实,甘凯呈前两年的创作就差不多是这种感觉,摆脱流行乐的束缚,融合多种元素,导致普通乐迷听起来会觉得怪怪的。

    不同的是,杨景行没甘凯呈那么彻底前卫,显得保守一些。从整体上看,这首歌的各个部分之间练习更紧密一些,把不同风格的东西糅合得更协和一些,对“好听”的兼顾也更多一些。

    更明显的是,对于“大师级的”的钢琴演奏家杨景行来说,要写一段特立独行的钢琴伴奏,实在是比一般音乐人轻松太多了。相比甘凯呈那种天马行空的伴奏编曲配器,杨景行的一台钢琴似乎干得更出色。

    常一鸣从甘凯呈手里拿过谱子,仔细看了看,表扬杨景行:“拿出真水平了。”

    杨景行笑:“唱得有水品。”

    甘凯呈得意:“不用你说。”

    或许是对标准的流行乐审美疲劳了,常一鸣想来点新鲜的,打听起来:“谁唱?什么时候录?”

    杨景行说:“戴清的歌。”

    常一鸣点点头。

    甘凯呈笑:“怕了吧?”

    常一鸣笑着不承认:“这说什么话……哎,正合适,戴清现在成绩正好,甘经理和杨经理亲自录小样,大礼!”

    甘凯呈哈哈笑:“你这主意打得好。”

    常一鸣呵呵:“你当长辈的,是不是?应该的。”

    甘凯呈对杨景行说:“你录吧,我唱法太高端,学不会。”

    杨景行还得熟悉一下歌词,趁常一鸣师徒准备设备的时间。也不用高要求,一只麦克风,一条音轨,让戴清听得出是怎么回事就行了。

    准备好后,其他人出去监听,杨景行自弹自唱。相比甘凯呈那浓烈的个人色彩,杨景行唱得更中规中矩,或者说更标准一些,少了点感染力和感情,但是更适合拿来做教材。

    一遍搞定,再一起听一遍回放。常一鸣继续表扬杨景行:“我听过的你目前最好的一首歌,全面丰富,真水平……我拷贝一份收藏,行吧?”

    杨景行笑:“您别鼓励我走这个路数。”

    常一鸣哈哈:“喜欢的就是这个。”

    钟英文把手搭在杨景行肩膀上,商量:“我也拿一张,认真听听……”

    继续做事,甘凯呈陪着杨景行把谱子做出来,仔细标注细节。

    甘凯呈突然地笑:“周沈建又要骂我们自命清高不懂市场了。”

    杨景行笑:“你首肯的,不关我的事。”

    甘凯呈提议:“晚上去你老丈人那玩?”

    下班后,甘凯呈真的死不要脸地缠着杨景行不撒手了,不过齐清诺对于二人世界被破坏没什么不高兴,因为甘凯呈答应送她一段旋律,让她改变成三零六的作品,何况晚饭还是甘凯呈请的。

    早先接到消息的齐达维招呼了几个朋友在酒吧等着甘凯呈,虽然都不是什么人物,比如卖乐器的强哥,国企上班而且和年晴父母算同事的什么叔,但是中年人之间都很朋友的感觉,聊得不亦乐乎。

    杨景行和齐清诺跟那些人聊不到一块去,年晴和康有成今天也没兴趣喝酒聊天,所以两个人就独坐一边,聊天之余当起酒保的角色,只为甘凯呈一桌服务。

    齐清诺跟杨景行说今天中午打电话没细说的事情,就是上午再次开会之后,民族乐团的副团长邀请她去办公室坐坐,各种无关紧要的热情客气之后引出了实际目的,跟齐清诺打听三零六有没有扩编的想法,如果有,副团长可以考虑从主团或者副团推荐一些年龄性别甚至外形都合适的优秀演奏家。

    齐清诺说:“主团都还不熟悉,别说副团了,主团最年轻的也二十七八了。”而民族乐团的副团基本有点自生自灭的意思,比三零六的待遇差远了。

    杨景行问:“他急切吗?”

    齐清诺说:“可能有点……感觉两眼一抹黑,情况一点都不了解,只能说我们还不稳定,没招人的想法,想招人估计也没人愿意。他的意思,应该是提前跟我打个招呼。”

    杨景行点头:“别想太多,短时间也不会招人。”

    齐清诺笑笑:“蔡菲旋她们在算这月的工资,比上个月少得多。”

    杨景行笑:“马上就有了,还可以去大学看帅哥……是不是不习惯?”

    齐清诺摇头:“还好……”

    甘凯呈心情好,上台献唱了,独具一格的演唱方式和冷门的歌曲,但是反响十分强烈,差点吓得齐清诺和杨景行不敢去献丑了。而杨景行和齐清诺被赶鸭子上架发挥了一些主场优势后,辉煌就变成中年人之夜了,齐达维也没逃脱。

    齐清诺边欣赏边想象:“我们四五十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

    杨景行笑:“估计是机器人唱歌了。”

    齐清诺关心的是:“我一直在民族乐团?你一直在宏星?”

    杨景行说:“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之间。”

    齐清诺笑,看着杨景行,问:“音乐和生活,你更爱哪一个?”

    杨景行说:“音乐就是生活一部分,没音乐我能认识你?能这么热爱生活?”

    齐清诺钻牛角尖:“如果没有呢?”

    杨景行想象:“可能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我瞥见一个一头短发一双美丽眼睛的姑娘一眼,心里一颤,这个姑娘好漂亮,审美意识很冲动,却想不出形容词。”

    齐清诺咯咯咯笑:“……不用这么配合我。”

    果不其然,齐清诺来例假了,被杨景行送回家的时候连激吻的兴趣都没有,跟别说再进一步了。

    回家后的十一点多,杨景行收到王蕊的短信:在干嘛?

    杨景行回复:准备睡觉。

    王蕊:一个人?

    杨景行:当然,在家。

    王蕊的电话打来,杨景行接听,这姑娘还是很保守地小声:“真的一个人?”

    杨景行大声:“蕊蕊,什么事?”

    王蕊嘿嘿,又很快正经:“今天的事,老大跟你说没?”

    杨景行问:“什么事?”

    王蕊说:“就是下午……真的没跟你说?”

    杨景行说:“什么事都没说。”

    王蕊就开始小声汇报:“本来是开玩笑的,蔡菲旋她们,说多记几次排练,多点工资,老大也开玩笑,后来不知道怎么冷场了,气氛有点怪,不过后来又好了。”

    杨景行笑:“吓死我了,以为多大的事。没跟我说,肯定没往心里去。”

    “估计也是……”王蕊坦白:哎呀,我就是想和闺蜜说说话,回来也不来看我们。”

    杨景行自寻死路:“我在想新生师妹有美女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4 www.dztxt.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大众文学网 - 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电子书下载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大众文学网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