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读者,不要忘记收藏大众文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五百一十二章 烦恼

    星期四,齐清诺很忙,上午到文化局开会后下午又要去教育局听座谈,晚上由母亲接回家准备三零六参加高雅艺术进校园的资料。不过杨景行没抱怨,他也全情投入工作,他现在甚至都不和宏星编外的编曲人沟通了,自己直接动手改,对别人的劳动成果毫不尊重。

    晚上再通电话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互相慰问一番。齐清诺有些烦恼,说她对开会是没兴趣的,可是文付江挺执着,每次不但安排专车让吴秋宁打点前后,见了什么领导还隆重介绍,介绍内容自然少不了詹华雨的身份和孟书记的关怀。

    用文付江的话说,民族乐团要谢谢齐清诺和三零六,因为她们的加入,乐团很多的对外工作变得轻松简单不少,话外之意好像是要齐清诺多为单位奉献力量。

    杨景行笑问:“你出去了谁主持工作?刘思蔓?”

    齐清诺笑:“你想象吧,一群女人……聊你就能聊一天。”

    杨景行不满:“你自己不忠于职守还怪我?”

    齐清诺说:“总得熟悉一下工作环境,以后尽量能免就免……我妈问你周末有空没,过来吃饭。”

    杨景行瞬间激动:“我明天去买衣服。”

    星期五,杨景行和拿到乐谱小样的戴清通了较长时间的电话。戴清兴致挺好,觉得歌曲很有意思,也发现了要唱好其实不容易。

    “钢琴好像更难,我试了一下,真的三天不练手生……”戴清嘿嘿一笑:“钢琴大才子,教教我呗?”

    杨景行说:“时间可能配合不上,马上开学了。这样吧,我做一个详细标注给你,你到时候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或者可以找个钢琴老师……”

    戴清怀疑:“不方便吧,泄密了怎么办?”又嘻嘻笑。

    杨景行说:“我可以找到信得过的人,你觉得呢?”

    戴清犹豫了一下:“也行……介绍谁啊?男的女的?”

    杨景行说:“当然是帅哥。”

    戴清嘿嘿:“不会吧,比你还帅?”

    杨景行说:“你看了就知道,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然后发个简历给谭姐,你看看合不合适。”

    杨景行确实跟着就联系了冉姐,冉姐再联系他的老朋友老搭档蒋成。蒋成给杨景行打电话的时候好不感谢,然后又怀疑自己的水准是不是够格……

    杨景行说:“你有时间没,过来一趟,简历带着……随便准备一份,好看就行,或者你过来了再做。”

    蒋成来得很快,杨景行亲自下去接上楼,庞惜已经准备好茶水招待,并马上开始做简历模版。

    转着脑袋看了一圈工作室,蒋成羡慕:“专业……冉姐打电话说给我找个明星学生,我还以为她开玩笑,还是跟你共事的,吓不死我。”

    杨景行说:“我要有时间就自己把这钱挣了。先跟你说一下,首先要保证随叫随到……”

    蒋成连连点头:“绝对没问题!”

    杨景行说:“然后就是保密,所谓的保密,签合同什么的别嫌麻烦。”

    蒋成继续点头:“应该的。”

    杨景行又说:“戴清基础不是很好,有个心理准备。”

    蒋成猜想:“也不会弹多难的吧?”

    杨景行把谱子递过去:“对你来说很简单……”

    蒋成仔细看了几分钟:“……别具一格……是要点基础……这段有点要求,跨度不小……”

    杨景行说:“小样她那也有。”

    蒋成点点头,又猛惊醒:“你弹的?”

    杨景行说:“你可以按照你的要求来,大概差不多就行。”

    蒋成却变得一脸严峻:“……听你弹了,我怎么教?吓不死我!”

    杨景行笑:“一直没机会跟你切磋,这次好了,看你教得怎么样。”

    蒋成打哈哈:“切磋……怎么想到我了?你同学也多啊。”

    杨景行说:“听你弹琴最多,最熟悉。”

    蒋成呵呵:“那就先把简历发过去吧,还不一定要我……总是还是谢谢。”

    杨景行说:“应该没问题。”

    蒋成出去由庞惜帮忙做简历,杨景行没陪同。一刻钟之后,简历连同身份证复印件递到杨景行手中过目。

    蒋成的简历挺好看的,也是几岁学琴,师从过什么教授,艺术院校毕业,从事钢琴教学十来年,带出过不少优秀学生。而且蒋成还有辉煌酒吧驻场伴奏等等好多实战经验,对流行歌曲伴奏有深刻理解。

    杨景行让庞惜去联系谭幕闻,他和蒋成聊会。说是不报希望,但是蒋成还是先咨询一下,比如有什么注意事项,需要准备些什么?

    杨景行也不知道会在哪上课,到底要教多久,但是声乐老师是肯定不需要的。

    蒋成想了再想,终于想起来最重要的:“那……价钱,怎么算合适?”

    杨景行说:“这个你们商量……不过我觉得你起码值五百块一个小时。”

    蒋成张大嘴:“吓不死我,一天两个小时我就发财了……不过你介绍的,也不能便宜哦。”

    杨景行这就等不及了:“回头请我喝酒。”

    蒋成却有点鄙夷:“你还敢喝酒?”

    送走了蒋成,戴清和杨景行商量:“差台传真,我写个报告,你签个字吧?”

    杨景行新奇:“差冰箱电视能不能打报告?”

    庞惜笑,摇头后又说:“……你可以试试。”

    下班后,杨景行和齐清诺在齐清诺同事推荐的泰国餐厅会合。托齐清诺大姨妈的福,今天不赶时间了,可是饭菜真没什么惊喜。不过齐清诺情绪不错,原谅了饮食后还提议去看了一场电影,等两人赶到辉煌酒吧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蒋成这就来跟杨景行忧虑:“没给我打电话。”

    齐清诺安抚:“着什么急,明星见帅哥也要矜持呀。”

    趁人多,两个青年台柱子先后献唱。客人们表现得还没审美疲劳,新客人更是强烈要求听原创,但是顾客有时候也不是上帝。

    从酒吧出来后,杨景行关心齐清诺冷不冷,下午就突然降温,现在估计只有二十度了。

    齐清诺不在意男朋友的这种温柔,倒是不知怎么地突然想念起袁皓楠来了:“……有时间没来了。”

    杨景行也想起来:“是呀,还说要做朋友,女人都是骗子。”

    齐清诺笑:“你想要什么样的朋友?”

    杨景行异想天开:“起码隔三岔五来夸我我女朋友长得漂亮。”

    齐清诺笑笑,突然思考起来:“你用姿色吸引别人的时候,或者说有人被你吸引,不管主动被动,会不会联想到我?”

    杨景行恶心:“当我想起你,会用理智无视勾引……为了掩盖没有勾引的可悲,我就无时无刻不想你。”

    齐清诺咯咯几下,身体前倾换了个手肘撑桌子手掌撑下巴的姿势,然后又摸摸自己的脸,宣布:“跟你说件事。”

    齐清诺先说名字:“张磊……”

    杨景行认真点头。这个张磊应该就是民族乐团那个年轻的二胡演奏家,上次杨景行还陪齐清诺、刘思蔓和邵芳洁去听过浦海音乐厅的演奏会。

    齐清诺的微笑有那么点闪躲:“今天下班,他要送我,我推辞了,后来又给我发了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

    杨景行惊讶得驻足:“这么自豪的事,现在才跟我说?”

    齐清诺皱眉:“没那种感觉。”

    杨景行责怪:“我自豪呀。他夸你漂亮没?”

    齐清诺咯咯一笑,回忆着说:“他说他其实没别人说的那么清高,也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也觉得我是个有思想有理想的女孩,希望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

    杨景行气愤了:“岂有此理,连我都说不出这么恶心的话。”

    齐清诺又笑,补充:“之前没讲过几句话,就他演奏会之前来邀请我们,那天你也在,我没抛媚眼吧?”

    杨景行明白:“男人的审美不需要邀请……你怎么跟他说的?”

    齐清诺又笑:“我本来没他号码,不过猜到是他,就没回……以后见到,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杨景行阴暗地担心起来:“我怕我做不到这一点。”

    齐清诺看着杨景行咯咯咯,双眼明亮,略有兴趣:“你会怎么样?”

    杨景行恶狠狠:“我先练二胡再说。”

    齐清诺笑:“不然觉得赢得……没气势?”

    杨景行小肚鸡肠:“这不是输赢,是仇恨,我要打击他。”

    齐清诺笑得哈哈起来,然后说:“看来我的担心多余了。”

    杨景行倒是不明白:“什么担心?”

    齐清诺说:“怕你在意,其实很放松。年晴的理论是这种事打死不能讲。”

    杨景行解释:“我不在意是因为对你有信心,但是这不能抵消我男人本能的愤怒。”

    齐清诺认真点说:“不知道为什么会生出一种厌恶感,为什么?”

    杨景行想了想,讪笑:“厌恶好朋友这个借口?”

    齐清诺呵呵,猜想:“可能是因为明知道我有男朋友……这是对我男人的轻视呀,还无视我的贞洁,岂有此理!”

    杨景行哈哈赞叹:“这个原因好。”

    齐清诺却问:“你没有过这种感觉?”

    杨景行说:“目前为止还没人轻视你,我更没受到贞洁考验。”

    齐清诺问:“九纯的不算?”

    杨景行来了摇头:“那是仇视,就是重视,和我差不多的心情……但是原因不同。”

    齐清诺咯咯笑,也不追究。

    杨景行正经一些:“你处理得很对,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以后如果还想接近你,继续保持礼貌的距离,无视他的暗示或者明示就好……”

    “经验之谈?”齐清诺看男朋友,更想问的是:“这是要求还是建议?”

    杨景行说:“都是。”

    齐清诺笑。

    杨景行又感叹:“有个漂亮能干的女朋友就是会有这种烦恼。”

    齐清诺笑笑,看看杨景行:“我理解你。”

    两人似乎都被自己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的无耻震惊了,对视好一会才勉强笑起来。

    走了几步,齐清诺问:“平京的和你联系没?”

    杨景行说:“白天发短信了,今天还在逛街,明天就去学校了。”

    齐清诺突然呵呵笑:“女人的本能愤怒也好难平息。”

    杨景行争辩的语气:“你这个可比我严重得多。”

    齐清诺不服输:“为什么?”

    杨景行不讲理:“我就是这么肯定。”

    今天的吻别挺悠长的。睡前电话的时候,杨景行说自己的情绪还没安定,导致无心钻研艺术转而练二胡了,齐清诺当然没那么好骗。

    星期六一大早,杨景行就接齐清诺去看丁桑鹏。今天不是在疗养院,而是丁桑鹏家里,所以詹华雨给齐清诺准备了几盒家里绝对不缺的保养品之类的东西提着,并再次说起上次齐清诺对杨程义夫妇的失礼。

    出了门,齐清诺调皮起来:“二胡练怎么样了?”

    杨景行说:“我想通了,有那时间,好不如多讨好你。”

    齐清诺笑:“想好没?”

    杨景行小声:“等你大姨妈完。”

    齐清诺皱眉:“……才几天,三天……”

    杨景行争辩:“四天了。”

    齐清诺鄙夷:“还天才……”

    语言发泄了不少龌龊,两人见到丁桑鹏的时候就纯洁高雅了。

    两少一老很和谐的样子,在联排别墅前小小的院子里,齐清诺边削苹果皮边听杨景行和丁桑鹏讨论协奏曲写作的问题,偶尔也发表意见。

    杨景行更像讨论的是出书的事,可丁桑鹏总是不急不急,要年轻把宝贵的时间用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直到两个年轻人一起歌颂了丁桑鹏音乐创作经验的意义,老人家才愿意稍微说几句。

    可能是因为在家,今天探望的主要氛围是高兴,丁桑鹏笑口常开,尤其是吃上齐清诺削的苹果,证明了自己的牙口还行。

    计划之外地在丁桑鹏家吃了午饭,饭后杨景行弹了半个多小时钢琴,让丁桑鹏的家人纷纷显露出各自的音乐鉴赏能力,其乐融融的样子。

    下午三点多,杨景行和齐清诺告辞。穿着老式中山装的丁桑鹏一手扶住门框,一只手抬起轻轻摇,叮嘱:“努力工作,不用常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4 www.dztxt.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大众文学网 - 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电子书下载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大众文学网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