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读者,不要忘记收藏大众文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七百三十一章 遇见

    星期天上午,浦音包括钢琴系在内的几个专业的初试还在进行,因为考生实在多,还普遍优秀。∈. ≯用路楷平的话说,这又充分说明了许多问题。

    齐清诺随父母去爷爷奶奶家提前过元宵了,因为詹华雨下星期要去新加坡,参加一个什么东南亚的论坛。

    杨景行在家奋斗了一天,下午三点多接到喻昕婷的电话:“喂……二试名单公布了,有她!”

    杨景行不敢相信:“不会吧,今年生源又这么惨。”

    喻昕婷有点小气愤:“哼……你又不知道她考试的时候弹得好不好。”

    杨景行又说:“看来加油有作用。”

    喻昕婷说:“她自己努力的……那个都说她过年都没出门。”

    杨景行说:“继续祝她好运……盼盼她们到没?”

    喻昕婷说:“快到了,孔晨荷中午就到了,甜甜也到了……盼盼叫我们去吃晚饭,不过可能要晚点。”

    杨景行吃醋:“好哇,聚餐不叫我。”

    喻昕婷解释:“她叫我告诉你,帮忙给你说的,你和齐清诺一起去。”

    杨景行说:“她有事没口福了,你们过来了给我打电话。”

    近六点了,喻昕婷才再次打来电话,说开始做饭了。

    杨景行步行去付家烧烤,还没进门就听见女生们在哈哈哈。

    付飞蓉陪浦音的人坐了一桌,柴丽甜还是带着曾理来的,孔晨荷换了型,比以前的好看讲究。一桌人刚刚可能是在讲杨景行的笑话,不然不会他一进门就消停不少。

    卢佳燕还在拼命打扫卫生,并给杨景行介绍自己的帮手,从老家带来的一个有亲戚关系的小姑娘,看样子才十五六岁,挺害羞。

    杨景行在曾理旁边坐下:“甜甜,我要批评你,放假这么多天了,你怎么能一来就想着吃的,约会才是第一位。”

    曾理摇头呵呵:“没有,人多有意思。”

    柴丽甜点头:“我明白了,回头我就告诉王蕊她们,以后不能当电灯泡。”

    孔晨荷哈哈,和柴丽甜统一战线地挑衅看杨景行:“……哎,对,这话也是跟我们说的。”

    杨景行摆手:“别别,我和曾理的想法一样,人多有意思。”

    曾理问:“齐清诺呢?”

    杨景行解释一下,感谢了卢佳燕端来的自酿米酒煮汤圆,一碗干了就去跟后面忙活着的付尚坤道一声辛苦。

    付尚坤以为杨景行是来偷师了,干脆大方传授起来。

    进厨房看情况的卢佳燕火冒三丈:“……你教个屁,这么大油烟这么脏,不知道选个时候好好教……”

    付尚坤的效率很高,丰盛菜肴6续上桌。今天可是付家请客吃饭,大家强烈要求主人当然得一起吃,还要敬大厨一杯呢。

    卢佳燕打听:“飞机上能不能带腊肉香肠?昕婷你带点过去。”

    能带也没人做啊,孔晨荷也遗憾喻昕婷吃不惯广式腊味,不然出国也不是大问题了。

    杨景行建议:“化馋嘴为动力……”

    吃完饭了还聊一会,不用做生意的付尚坤难得能津津有味地旁听,听到自己都忍不住开口:“……那农村才是,盼盼就是穿得好一点,有些人就背后嚼,连酒吧是什么都不知道,都想到歪处……”

    这一点,卢佳燕和老公一条心,还问杨景行能不能什么时候带自己的小外侄女去辉煌看看,以后回去了也好跟别人科普一下。

    付飞蓉看得开:“管别人说什么!”

    近九点了才散场,老板娘甚至邀请大家明天再来,因为元宵节才开门营业。

    曾理的说法是趁还有点时间,陪柴丽甜去市买些生活用品。杨景行很理解,就负责送另外几个女生回学校,不过要先回去开车。

    女生们也义气,陪杨景行走一趟。

    孔晨荷挺喜欢这种小区环境,建筑比较密集,有点万家灯火的感觉,各家各户的窗户阳台上都是生活气息,还不用担心担心停电了要爬楼梯。

    “嘉嘉原来住那上面,四楼,有灯笼的。”喻昕婷指给孔晨荷看。

    孔晨荷看了下感叹:“真的好巧,又没商量就……相当于两个人在这么大的城市里偶然遇见,是不是?”

    安馨点头认同。

    杨景行说:“我们都是茫茫人海中认识。”

    “是……”孔晨荷用力想了一下辩论:“但是你们是先认识再遇见,相当于第二次!就像我们没商量就突然在浦东什么地方遇到了!”

    杨景行跟喻昕婷说明:“别听她的暗示,我保证绝对没有跟踪你……”

    到车边,孔晨荷抬头看建筑:“就这?”

    喻昕婷摇头,指前面右边:“那个门上去,五楼靠我这边。”现在车位是越来越紧张了。

    孔晨荷仰望,可五楼是黑灯瞎火的:“……只看见防盗网。”

    杨景行邀请:“上去喝杯茶?”

    三个女生都不表态,孔晨荷看看安馨又看看喻昕婷,建议:“我们坐一下就走。”

    可能是为了照顾天才的邻里名声,几个女生挺安静地跟着杨景行上楼,进屋后也没闹腾,就观察一下客厅。

    孔晨荷爱打听一些:“家具都是房东的?”

    杨景行点头:“电器也是……饮水机不是,坐,喝茶还是果汁?”

    孔晨荷赞叹:“你自己榨果汁?”

    杨景行嘿:“市的,还有牛奶。”

    安馨说:“我喝热水。”

    喻昕婷也不坐:“我也喝水。”

    杨景行拿茶叶:“喝点绿茶,有好处。”

    孔晨荷还在左顾右盼:“书房,工作间呢……新房要有才行……房东认识你不?”

    杨景行点头:“见过两面,算认识。”

    孔晨荷好像是从房子得出的结论:“估计不是乐迷。”

    杨景行提着两杯茶放桌上:“试试,小心烫。”

    安馨比较积极,拿起来吹吹,小心品尝,喻昕婷也模仿。孔晨荷则走近一点看杨景行冲泡自己这杯:“不用烫杯子,干净的……你平时看不看电视?”

    杨景行摇头:“很少。”

    孔晨荷推测:“那你工作在房间里?”卧室房门是关着的。

    杨景行说:“为什么学作曲,因为随时随地可以工作。”给自己也来上一杯。

    三个女生坐沙,杨景行坐凳子,喝茶。

    没人夸,杨景行就自己问:“好喝吧?”

    几个女生点头,安馨还说香。

    杨景行对喻昕婷说:“我还有几盒,你带过去,也是家乡的味道。”

    喻昕婷摇摇头:“不用。”

    杨景行老师威严:“带上,别忘记自己是茶的传人了。”

    喻昕婷像是默认了,孔晨荷又问:“三零六她们来过这里没?”

    杨景行笑:“带头的来过。”

    孔晨荷呵呵,还没看够房子:“在这里住一年多了……我敢说是所有演奏家里住得最差的。”

    杨景行说:“作曲家中还算好的。”

    几个女生嘻嘻哈哈,喻昕婷说:“我以前以为和嘉嘉家差不多。”

    杨景行说:“那要是成名作曲家。”

    孔晨荷猜测喻昕婷:“你过去肯定比这好多了,我觉得电影上美国的那种公寓都好看……”

    正聊着,空调还没吹热呢,孔晨荷突然说:“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你们聊。”

    安馨一惊:“我陪你去,一起。”

    喻昕婷简直慌张,六神无主的样子:“……什么事?”

    孔晨荷说:“有事,我回学校……”

    杨景行说:“走吧。”拉开茶几抽屉,拿出一大盒茶叶给喻昕婷:“包装扔了。”

    下楼上车,杨景行被前后堵塞,还要慢慢磨出去,孔晨荷好像真有急事:“稍微开快点。”

    安馨又问:“到底什么事?”

    孔晨荷摇头,弄得喻昕婷也有点担心了:“是不是要上网?”

    孔晨荷还是摇头:“不是。”

    杨景行威胁:“你想清楚,我开再快也要十五二十分钟。”

    朋友紧盯之下,孔晨荷犹豫了两秒钟,跟喻昕婷启齿:“我肚子疼……”

    喻昕婷更吃惊了,安馨倒是一笑。

    杨景行无语:“想上厕所?上面有,快下去。”

    这次就是杨景行带领着急匆匆上楼,孔晨荷倒是不急了,跟同性透露:“……还好,我准备到外面找个地方……”

    孔晨荷不慌不忙去了卫生间,杨景行给喻昕婷和安馨续杯,小声:“别笑她。”

    安馨不笑了,喻昕婷本来就没笑:“她有时候是这样……来得快。”

    杨景行都笑了,喻昕婷也悄悄嘿嘿一下,现:“你洗衣机放阳台的。“

    杨景行点头:“里面太窄了。”

    喻昕婷看玻璃门后面:“厨房也小,嘉嘉家大。”

    杨景行建议:“过去了没事的时候可以自己学着做点东西,有意思,不过要注意安全,用微波炉和燃气灶都要注意。”

    安馨很支持:“安全第一!”

    正说着,齐清诺打电话来了:“到家进房。”

    杨景行说:“我带昕婷她们到家坐回,等会送她们回去。”

    齐清诺问:“甜甜也在?”

    杨景行笑:“她陪曾理去了。”

    齐清诺哈:“你们先聊,我去洗一下。”

    看杨景行挂了电话,喻昕婷透露:“甜甜说早点来,以为你曲子可能写完了。”

    杨景行才不信:“借口,明明想早点见男朋友。”

    安馨笑:“我不是……”

    孔晨荷起码进去了一刻钟才出来,照说应该不急了,却直接邀朋友:“走吧?”

    杨景行给喻昕婷茶叶都重新装好了。

    把几个女生送到学校里下了车后,杨景行就给齐清诺打电话,开门见山:“我给你解释一下,我去吃饭的时候没开车,回去拿车的时候孔晨荷说想看看,我就带她们上去喝了杯茶……”

    齐清诺咯咯:“行了,知道了,账算到孔晨荷头上。”

    杨景行笑:“这么快就洗完了。”

    齐清诺说:“是你慢……”

    十八号星期一,浦音寒假的最后一周,学生们可能还在抓紧珍惜,而进入二试的考生和老师们就不得清闲了。

    几个大专业中,二试涮下来的人只会是小部分,但是成绩对最终结果而言却是关键性的,特别是表演系,三试是笔试乐理,大家的差距不会多大。

    杨景行一早接着路楷平的电话到的宏星公司,系主任的主要意思是考官组不会因为哪个学生接受过杨景行的辅导就另眼相看,而且在这一点上路楷平和李迎珍的看法一致:“……起码你在学校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了,要注意影响。幸好都知道你的为人……”

    因为安卓演唱会马上开工,又有钱拿了,杨景行心情不错,还夸赞了一下前台:“这身衣服特别适合你。”

    许兰欣谢谢:“……年会那天我喝多了,不好意思。”

    杨景行奇怪:“有什么事吗?我也喝多了,好多事都不记得了。”

    又没什么事。

    九点,戴清和谭幕闻准时到四零二工作室,戴清先和杨景行聊聊家常,你过年怎么样啊,我可是忙死了,当然,策宣也辛苦……

    戴清也混这么久了,粗糙的小样一听就定位了:“又是口水歌?”

    知道,戴清知道自己的近期策划是怎么做的,不过她本人觉得并不一定要按那个顺序啊,可以再来一很艺术性地歌把《井底之蛙》的感觉加强一下,之后不是更有落差更有话题性:“……没办法,现在就是这样,我都豁出去了。”

    谭幕闻提醒艺人:“杨经理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和周经理也仔细论证过。”

    戴清还是要掌握全局:“下一歌到底怎么做,什么样?“

    杨景行说什么为了不影响歌手的专注力,为了把一口水歌也做出属于戴清的特色,还是先着眼目前这吧,不然:“……我担心你的自我要求会出这歌的表达范畴,恐怕会两头不讨好,所以你现在一定要把自己放低,尽量放低。”

    被各种劝说后,戴清也只好勉为其难。

    午饭前,甘凯呈跑来二楼了,拍着一张纸十分气愤地说名利圈现实社会真是让人心凉,才过一个年而已,中间应该也没生什么大事,就是唐潇晓在一个地方卫视唱了一《易水寒》而已,再都没什么人帮杨景行宣传了,可现在找四零二邀歌的人都开始排队了。

    甘凯呈简直心酸:“搁以前谁见我不叫一声甘老师,现如今……你不用说,我看出来,终于看出来了,你卖身给宏星就是让我帮你打杂帮你接活的。我今天就公告天下,以后四零二的版权本公司不代理了,你们找他自己去!你跟庞惜说,再接到这种电话,千万别转给编辑部了,你们自己干!”

    不过呢,要甘凯呈消气也不难,杨景行请午饭啊,何况早前不知道欠他多少顿了。

    邀歌的人还真不少,大大小小的歌手七八个,不过没有段丽颖这种级别的。

    杨景行答应请吃饭,但是却并不接活,说编曲的事可以多接,写歌是另一种需求,自己没足够精力。

    甘凯呈又看出来了,自己堂堂一个金牌制作人,写歌编曲哪样不行?如今沦为杨景行的挡箭牌了,惨啊惨……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4 www.dztxt.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大众文学网 - 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电子书下载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大众文学网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