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读者,不要忘记收藏大众文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七百七十三章 拍摄

    星期二早上刚六点,杨景行自己加上宏鑫的一辆pv,两辆车就载着v的剧组一共十个人就朝影视基地出发。

    杨景行算制片吧,导演孔亚飞,美术聂少英,摄影是孔亚飞的同学米屹然,道具和场务之类是宏星制作部的三名员工。灯光师也是公司请来的,和孔亚飞在给程瑶瑶排v的时候合作过。

    虽然bng会自带服装和化妆,但是这里还有个解伟煊,杨景行请了个熟手当她的服装和化妆,是安卓的助手园子给介绍的。

    剧组要先去做最后的准备,好让偶像们一到就能开始拍摄。 ≈nbsp小说 ;庞惜坐杨景行的副驾驶,后面是导演美术加摄影三个朋友。影视基地在松江远郊,现在很好的交通状况也得近一个小时。

    虽然现在这些影视基地都喜欢号称国内前几或者几大,但是在常年待剧组的米屹然看来,现在国内接就三个影视基地了,其他的都不行了,各种配套完全跟不上。

    米屹然比较能说,知道杨景行的影迷身份后就提醒他别给孔亚飞灌迷魂汤了,导演系就是被那些所谓经典给害了,害得他们一个个心比天高,但是现实多么残酷啊。

    摄影系的就不一样了,没那么多梦想,所以感觉就是根本忙不过来,太多的剧组太多的投资方了。米屹然这两年掌镜拍了六部电视,他忙得一集没看过,连叫什么名字都快忘记了。

    聂少英说孔亚飞这是高瞻远瞩忍辱负重呢,以后当了大导演,能睡多少大明星啊。反而你们摄影师,多半是很难了。

    孔亚飞嘿嘿傻笑……

    一路聊得比较开心,孔亚飞也是知道现实的,艺术需要商业为基础,可问题是现在商业也难啊,观众只认大明星大导演或者国外大片。虽然国外好多大导演也是靠低成本小片子起家,可国内根本没这个土壤,就算你万幸拿到点投资拍出来了,院线也不会给你机会。

    孔亚飞还被朋友激将,说了自己开窍之后一直在准备的一个本子,讲的是一个小胡同里那么三四家十几个人,因为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所谓古董而发生的故事,很认真地考虑商业了,卖点是悬疑和黑色幽默。

    孔亚飞还讲了自己构思的几个所谓黑色幽默桥段,只有杨景行觉得好笑。

    米屹然打击朋友,谁愿意去电影院看你小胡同里的破事,不对,先是谁愿意演,不对,应该是谁会投资……

    杨景行倒是觉得应该有希望,好比流行音乐,为什么苦情歌最保险,谁都或多或少感受过爱情的滋味,歌曲就是把这种感觉放大或者美化。

    杨景行的意思是国内的电影市场比音乐市场落后,好像还没有意识到观众听众的需求其实还有很初级很简单的一面,电视剧市场就充分意识到了,多少家长里短,婆婆媳妇啊。

    米屹然非常赞同,自己都拍过两部婆婆媳妇了……

    杨景行继续发表拙见,电影当然应该更艺术化,所以孔亚飞的悬疑和黑色幽默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只是立足还是不够市井和草根,有点脱节了。当然了,这样的电影,第一个拍的人多半会吃瘪,但是今后较长的一段时间里很可能会被欢迎。

    七点不到到了影视基地,但是电影的话题结束,开始忙正事。宏星租的摄影棚不是很大,里面已经布好四个景,还有两个外景。四个内景一个是时尚化的,一个艺术化,一个中国化,一个爱情化的……

    毕竟时间有限,内景搭建得很一般,许多地方不是那么精致。还有很浓的油漆胶水味,看起来漂亮的地板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的,一踩一凹。

    不过聂少英把色彩弄得还行,各种就地取材搭配得也还不错。

    女演员开始化妆,试穿十几套服装选最合适的。导演摄影和灯光三人开始商量,等会怎么拍怎么动,光怎么打。棚内的灯组支持也不是很到位,灯光师在中国风场景中需要专门用来照女主角头发的什么特种灯光,问基地的工作人员,说没有。

    杨景行就跟着看稀奇,庞惜帮着去看女演员进度和督促场务了。

    早餐是稀饭馒头和咸菜,不过没人抱怨。

    张英奕也是操心,八点不到就给杨景行打来电话,说昨天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才让ns的金部长消气,为此还不得不把杨景行狠狠吹嘘了一番:“……还是说你是能力非常强的管理者,那你就要尽量拿出这种能力……”

    杨景行很受鼓舞,就去基地门口看看策划部准备得怎么样了。

    外面装模作样拉了两条隔离带,一边是粉丝区一边媒体区。策划部的人和媒体熟,正在催促还没到的和安抚已经等着的几个,居然还有摄影机助阵。

    粉丝区已经等着二三十个小孩子,小女生居多,这些都不是“公费”来的,又这么早,显然是真粉丝。粉丝管理是艺人部的事,免费发放爱偶像的牌子横幅之类,并提前鼓舞大家等会一定要拿出士气来,要让偶像们听到见到大家浓烈炙热的爱。

    杨景行正和同事来聊着,两辆大巴来了,严重超载,下来的少男少女欢呼雀跃进入粉丝区。

    艺人部得拿喇叭喊话了:“大家注意,注意,各队长来拿东西……有一个非常好的消息的告诉大家,大家最爱的bng很快就要到了,他们会在这里和大家最近距离地亲密接触,会和大家握手……”

    杨景行明显嫉妒少女们对偶像的无限爱慕,回去了。

    剧组没啥可准备的,又坐下来聊天,孔亚飞真要把自己对电影的深层次思考和理解拿出来,杨景行当然也只有听着的份了,连米屹然都比他高端得多。

    九点刚过,bng准时进棚了,看来在外面没耽误多少时间。韩方在昨天的基础上增加了两个男人,有点像保镖的样子,不过工作是帮忙推一架子的箱子。

    杨景行依然欢迎,和崔原装握手,并挨个介绍导演、摄影、美术和女演员。崔原装挨个握手问好,艺人就是集体鞠躬一下算了。

    解伟煊想和对手戏熟悉一下,走到组合跟前点头:“你们好,合作愉快。”

    翻译也翻译了,可组合好像对女人没兴趣,就那个中国成员回应了一下,然后就都去那边的更衣室化妆间,那些箱子已经送过去。

    杨景行安抚有点尴尬的解伟煊:“做好自己的事。”

    架子在那边支了起来,韩方带来的几个箱子全是衣服,箱子里面又分开包了,助手们取出来分开挂号,每个人至少有七八套,还有鞋子袜子若干双。做这行真好,衣服多得根本穿不完。

    该聂少英工作了,她得考虑场景和女演员来分别给组合成员搭配最合适服装,在翻译的帮助下和韩方人员一起进行。

    杨景行和经纪人坐下来聊天,崔原装还在为昨天的事情抱歉,说自己给公司汇报之后,公司已经对红头发小伙实施了严厉的处罚。

    杨景行担心:“希望他们今天不要再犯错。”

    崔原装连连点头。

    近十点,第一个艺术场景开拍,孔亚飞先给说艺人们说戏,杨景行又在旁边蹭着听,翻译的工作也进行得不错。

    第一个镜头是组合在前景摆出他们最帅的姿势,然后女演员在后景无忧无虑地走过,只稍带看一眼,因为这时候还没为情所困。灯光打得很亮,两台摄影机都加了滤镜,一台固定机会一台上轨。

    孔亚飞是要过瘾吧,还要打板,杨景行抢着干这事。

    也是为了装面子,两台摄影机日租金就是好几千,宏鑫还弄了监视器,杨景行也蹭着看。

    艺人都比较专业,该帅的各种姿势都很帅,解伟煊那微微一侧目也有演技的成分。不过孔亚飞要求高了点,重来,解伟煊刚刚看的时间稍微短了点……

    拍摄进行得比较顺利,拍完两个室内场景只用了三四个小时。中午剧组吃盒饭,有鸡蛋和小鸡腿的,不过韩国人不吃,他们自带了干粮。

    尽快吃完东西,艺人又补妆换装,趁着天色好去拍外景。杨景行运气好,扛了一回机器,韩国经纪人还想帮他,他哪舍得撒手。

    抢着进度把外景白天戏拍完,吃晚盒饭。然后是室外夜景,灯光师发挥了技能,杨景行继续当个勤劳的制片人,在米屹然的手把手指导下能为艺术需要而掌镜了。

    然后还要回棚内继续……

    凌晨一点,剩下最后一组镜头了,在聂少英精心布置的国际化中国风场景中,解伟煊穿着漂亮的中国红打着一把纸伞坐在圆桌边表现蹙眉美,偶像们要轮流来表示关心爱护,动作导演没指定,美小伙们可以自行设计,当然是怎么帅怎么迷人怎么来,一个近景一个特写呢。

    可能是太累了,那个刺猬头的韩国小伙觉得自己连续几次都没拿出最佳状态,懊恼或者愤懑地甩手,还加跺脚骂人,惊了解伟煊一下。

    兴致勃勃掌着反光伞的杨景行挺没礼貌地喊:“你。”

    刺猬头小伙向周围三个方向鞠躬致歉。

    一点半,终于收工,没人喊苦喊累,一整天中除了一些准备不足造成的小耽搁和导演审时度势的求精,没有发生什么大阻碍。

    为艺人服务嘛,杨景行先送韩国人上车离开,再安排公司的员工和车辆,不过庞惜比他更勤快能干。

    后期是孔亚飞带回平京做,他们都是明天早上的飞机,由杨景行送回酒店,公司的车送庞惜和同事们回家。

    也是一路上聊着,聂少英还开玩笑如果孔亚飞的电影真的有机会开拍,找杨景行来做音乐呢

    到酒店深夜两点半过,杨景行明天也不送了,大家握手再见,期待下次合作。

    星期三中午十一点,杨景行到达曲杭,接上鲁林后去张柔的学校,一个二本院校的什么分校,稍偏僻了一点。

    鲁林真是心大,玩游戏玩得学起编程来,说要自己做什么插件。许维现在是完全戒掉游戏了,章杨和杜玲还在坚持,但是也不如以前那么勤奋。

    鲁林笑说以前觉得游戏是男人专利,现在看来应该反过来,因为女生以后不用操心养家糊口啊,或者就如小小那种根本没有经济压力的。

    说起小小李玥,鲁林说她曾经想在她的学校找几个会唱歌的人把帮会会歌重录一遍,鲁林帮杨景行婉拒了,因为张柔逐渐地暴露出了女人本性,鲁林现在在游戏中都不敢呼叫小小的名字,还好小小是个高端玩家。

    “聊天都不敢聊。”鲁林不怕曝家丑,“不过查我聊天记录我有点烦……你看不看我和诺言的聊天记录?我觉得她……还是有点关心你。”

    杨景行没怎么犹豫地摇头:“不看……你西瓜以后也别聊了,我都聊不到。”

    鲁林哈哈……

    真是够偏的,都是郊区了,不过鲁林很熟悉,怎走怎么走,直到车子停在一个比浦音还不如的校园大门口。

    张柔带着一个女生一起来的,都上了后座,张柔高兴地说:“给你介绍个美女。”

    杨景行羡慕鲁林:“你看你老婆对你多好,给你介绍美女,你还说她坏话。”

    张柔假严厉:“说我什么?”

    鲁林真烦躁:“你介绍啊!”

    张柔介绍:“我同学,叫林文芳。”并不怎么美,穿着一件大黄色的那种化纤面料外套,黑色打底衫不太合身还有点起球,下身是不太新的黑色牛仔裤和白色皮鞋,双臂下垂双腿并拢地坐着,看着副驾驶的头枕。

    杨景行回头正式点:“你好。”

    林文芳点头,瞟一眼杨景行,点点头。

    杨景行问鲁林:“你肯定见过了?”

    鲁林点头:“有一次。”

    杨景行问:“你们下午有课没?”

    张柔说:“没有,有课也陪你……请我们吃好的。”

    出发回市区,好一会没人说话,还是张柔来,介绍自己的同学是哪儿人,平时的爱好是什么,喜欢吃什么。

    杨景行问:“你喜不喜欢吃?”

    张柔点头:“还行啊。”

    杨景行说:“我们就去。”

    张柔抗议:“说了吃好的呢。”

    鲁林斥责老婆:“你西瓜自己说的喜欢!”

    张柔白眼:“不能说啊?”

    杨景行问:“林同学你和张柔一个专业的?”

    林文芳点头,张柔说是,一路上断断续续东拉西扯。

    杨景行节约钱了,中午四个人只花了一百多块,而且林文芳特别斯文,根本就没多爱吃。吃完后两个女生去洗手间,鲁林就骂开了:“她妈西瓜又发神经……”气愤之外又苦恼。

    杨景行嘿:“怎么?”

    鲁林摇头:“……说了你都不信,每次她发神经就带个……带个丑的来,意思就是她配得上我,绰绰有余,关键我从来没讲过看不起她的话!”

    杨景行笑:“我就说介绍给你的。”

    鲁林感叹:“我真是要疯了……老子真的要修理她!有时候真的想分手!”

    杨景行问:“说过没?劝过没?”

    鲁林叹气:“没用……我发脾气她就认错求饶,过几天还是一样!”

    杨景行说:“那再试试对她好点,发自内心的那种,看她有变化没?”

    鲁林笑了:“你教我,四大师,怎么发自内心?”

    杨景行也哈哈……

    两个女生回来了,张柔提议去逛街,林文芳却要回学校。

    杨景行刚刚跟鲁林说的,自己已经升级了,看的是心灵美,留林文芳:“一起逛,吃晚饭了送你们回去,不然张柔没伴。”

    学生逛街的区域和萧舒夏她们不一样,杨景行不太熟悉,停车就浪费了好多时间。

    步行街两边都是适合年轻人的品牌,张柔有热情,一家一家看。鲁林想多女朋友好点,就把林文芳的空间给挤没了。

    杨景行跟林文芳近点,套近乎:“你家是贵州哪的?”

    林文芳脑袋朝杨景行转一下,但视线还没到就回去了:“……我是农村的。”

    杨景行新鲜:“家里有田土没?”

    林文芳点头:“有。”

    杨景行惊喜:“你种过地没?”

    林文芳点头:“有时候,寒暑假的时候。”

    杨景行问:“你们种土豆不?我种过,那么大一片土,我一个人种。”

    林文芳看杨景行:“你种?”

    杨景行点头:“先用锄头挖坑,挖一排,一行,间隔这么远一个,然后每个坑放一个土豆进去,撒肥料,再埋上,简单。”

    看着杨景行边说边比划,林文芳简直想笑:“体验生活吧?”

    杨景行气愤:“从早种到晚,两只手全是血泡,你觉得是不是体验生活?”

    林文芳不信得有点鄙夷:“我们从来不起泡。”

    杨景行怀疑:“那是你没下力气偷懒了。”

    林文芳也要声明了:“我一个人,一天可以种一百斤种!高中,只要我爸爸帮我背种到地里,其他都是我自己,而且我们是挖沟,不是挖坑。”

    杨景行也不信:“不能种太密,合理密植,生物你没学过?挖沟干什么,浪费力气。”

    林文芳真是鄙夷了,开始给杨景行说道说道……

    两个人聊上了,杨景行到过林文芳家隔壁的县呢,说那里的春景很美,不过他歇脚过的小镇林文芳并不知道。

    杨景行还知道一个县,说自己同事经常去,不过距离林文芳家可能有点远了。

    但是林文芳也知道:“……全省最穷的,比我们县还穷。你们去哪干什么?”

    杨景行说:“那有个特效,她们经常去看看孩子,我没去过,也没做过什么贡献。”

    林文芳点头:“哦……你知道最穷的是什么?教育!”

    杨景行吃惊:“哦?”

    林文芳有点激动:“你知不知道我的小学是什么样子,你肯定想象不到……”

    不过林文芳的描述并没超出杨景行的想象力,而且他从李英的照片上也看到过不少场景。

    林文芳说:“我是我们高中全年级第三名,拼尽全力也只能上这样的大学……我们的老师,做高考试卷不一定能及格,就是那种。”

    杨景行吹不起牛了,只能说:“其实大学好坏不会决定人生。”

    林文芳点头:“出生决定!”

    杨景行有点惊讶:“刚上车的时候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是个小愤青。”

    林文芳无奈:“张柔骗我,不然我肯定不来。”

    杨景行不在意:“请问你有什么成见?”

    林文芳想了一下:“……没共同话题。”

    杨景行委屈:“土豆这东西,各有各的种法,殊途同归呀。”

    林文芳笑一下。

    杨景行正经点:“而且我真不同意你的说法,和你同样出生环境的,现在和你都有不同命运。”

    林文芳摇头:“说了你不懂,体会不到……”

    和张柔秘密吵完架的鲁林在店门口观察了好久了:“喂,四大师,走不走?”

    林文芳先回过神,连忙走。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4 www.dztxt.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大众文学网 - 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电子书下载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大众文学网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